今日讀經

以西結書 第 14 章 求問與遵行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13 05:58:57
點擊數:107

把陷於罪的絆腳石放在面前,又就了先知來(結一四:4)

  人類最有興趣的,是願意知道將來的事;所以在古代不同的文化中,最早發達的竟是距離人最遠的天文學,在占星術的翼下長大。神嚴厲禁止祂的民以色列人效法外邦人,但他們還是常去問星占卜。開國的王掃羅,當非利士人來攻的時候,大敵當前,竟去問女巫,想知道前途如何。
  有些人表示,願意求問神的旨意;他們不問當作不當作,是問利或不利,只是想供參考,不是定意遵行,頗像現代人對於fyi的態度(for your information),只是合意才作,全不是對於神旨意的應有態度,也不覺得有甚麼責任。
  在先知以西結的時候,猶大人中的一些領袖,到他那裡,看有甚麼預言從他口中出來。不過,這些問的人,先義務給預備好了答案:他們絕不預備離開所崇拜的假神。

主耶和華如此說:“以色列家的人中,凡將他的假神接到心裡,把陷於罪的絆腳石放在面前,又就了先知來的,我耶和華在他所求的事上,必按他眾多的假神回答他,好在以色列家的心事上捉住他們。”(結一四:4-5)

  有人故意把絆腳石放在面前,自己定要跌倒,卻來問前途是否順利,豈不是荒唐可笑?這“絆腳石”,就是他們犯罪拜偶像;有些人陷在罪中,一方面拜偶像,一方面來求問神,聖潔忌邪的神,絕不會受他們求問,神的僕人也不會樂於作這種混合的工作;因為如果神回答他們,他們就會利用神的名,妄稱神的旨意如何如何,誤導別人,所以他們絕得不到神啟示。只有假先知才肯順人情,為利被用。在這樣情形之下,神就任憑那陷在罪孽中的先知,和求問者,一同走上被迷惑滅亡的道路。這樣,神的子民看見了,就受儆戒不再走迷。
  以色列的惡王亞哈,犯罪拜偶像,在定意發動戰爭之後,卻裝模作樣的求問神。當然,有御用的假先知,附和唱善,而神不會參與。神的僕人米該雅,揭穿他們的鬼把戲:想愚弄人的,是被邪靈愚弄,歸於滅亡(王上二二:19-25)。
  今天,仍然有許多人,心中有了偶像,全不想,也不能行神的旨意,卻妄稱神的引導,去作甚麼事。這是因為他們不認識聖潔的神,才敢於任意妄行;不僅是褻瀆神,也是危險的道路,神要把他“從我民中剪除”(結一四:8),可不謹慎!

以西結書 第 13 章 虛假的平安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12 06:45:01
點擊數:80

他們誘惑我的百姓說:“平安”(結一三:10)

  好話會帶來惡果。人都喜歡聽好話,所以供應好話的人,總不缺乏利益。最可悲的例子,是在圍城中宣揚平安,叫大家高枕無憂,但真實的危險仍然在那裡,可以想見,其危害會有多大!所以“居安思危”是好事,可以防患於未然;反過來,居危思安,自我陶醉,則禍患必然來到。
  人犯罪背叛神,神的烈怒像圍攻的軍隊,必然要攻陷那座孤城。人逃脫的方法,是尋找在甚麼地方有破口,趕快向神認罪悔改,就是堵住破口,使災禍不至於臨到。但猶大國的假先知,知道人不喜歡聽到壞消息,不願意聽到病重城危,更不願聽到責備罪的話,所以他們的信息,只揀人愛聽的話來說。

沒有上去堵擋破口,也沒有為以色列家重修牆垣,使他們當耶和華的日子,在陣上站立得住…他們誘惑我的百姓,說:“平安”,其實沒有平安。就像有人立起牆壁,他們倒用未泡透的灰抹上。(結一三:5,10)

  這真是“粉飾太平”。建造馬虎的牆,品質不好,自然不會堅固,難有防衛的作用。假先知不問其質地如何,只求外面美觀。抹牆的石灰,必須先用水浸泡透,才可以黏結,抹在牆上會堅固;如果未經徹底浸透,抹上去只不過是在表面敷一層粉,大雨淋下,就會倒塌。假先知的教訓,也是如此。他們只是表面敷衍,不徹底對付罪,看來似是聰明之舉;但神的審判要臨到,如同猛烈的狂風暴雨,挾冰雹而來;牆就連根基倒塌成平地,那講好話的假先知,也要滅亡。
  假先知的謊言,只求能迎合人心,一時贏得人歡喜;但他們是“以謊言為避所,在虛假以下藏身”(賽二八:15-17);但那是沒有根基的建築,是靠不住的,不足以逃避神的震怒。因為惟有主是永久堅固的磐石,是得救的保障。
  人都喜歡聽好聽的話,難怪在每一個世代,都有講好話的假先知,供應人的需要。他們隨從自己的意向,說假預言,堅固惡人的手,避免口中有“悔改”這惹人厭的字眼,也總是有許多人擁護他們。但那些假先知,是為了自己的利益,他們不必動刀流血,不用疾言厲色,看來是好的,實在是獵取人的性命,使人不悔改得救。神的僕人認識神,明白神的心意,應當不問人喜悅與否,忠心傳出神的心意。

以西結書 第 12 章 神的網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11 05:46:17
點擊數:82

必將我的網撒在他身上,他必在我的網羅中纏住(結一二:13)

  神作事很有把握,祂的旨意總要成就,沒有人能阻擋。人最好知道並接受這事實,否則必定受很多沒有必要的苦。人越憑自己,想要努力掙扎,情形越糟。
  原來人不知道自己的有限,以為憑人的方法,可以為所欲為。西底家雖然算不上甚麼英武的君王,但像許多人一樣,喜歡用自己的方法,計畫,反覆無常,只為了自己打算。神吩咐先知,在餘民眼前,以自己的行動,作被擄的預表,說到耶路撒冷即將發生的事:

“他們中間的君王,也必在天黑的時候,將物件搭在肩頭上帶出去…我必將我的網撒在他身上,他必在我的網羅中纏住。我必帶他到迦勒底人之地的巴比倫,他雖死在那裡,卻看不見那地。”(結一二:12-13)

  當那時候,先知身在巴比倫;他周圍的人民,還對殘存的猶大國留有幻想,以為自己有一天可以回去(耶二九:3-9)。但神吩咐告訴他們,歸回是長久以後的事;連那在危城中挨日子的人,也將要參加被擄的行列。遠在千里之外,時間在城陷之前,先知得神啟示,預言圍城的結局:“迦勒底人就拿住王,帶他到…利比拉巴比倫王那裡…審判他。在西底家眼前殺了他的眾子…並且剜了西底家的眼睛,用銅鍊鎖著他,帶到巴比倫去,將他囚在監裡,直到他死的日子。”(耶五二:9-11)這樣他“雖死在那裡,卻看不見那地”。先知的預言逐字應驗了,其精確的程度,怎不使人敬畏!
  神如同獵者或捕鳥人(結一七:20,三二:3;耶五○:24;何七:12),用天時,地利,和人事等因素,巧妙的交織成堅密的網,違背神的人,不論如何奔逃,不論如何掙扎,都無法脫出。這才是真正的“天網恢恢,疏而不漏”。聖經說:

魚被惡網圈住,鳥被網羅捉住,禍患忽然臨到的時候,世人陷在其中,也是如此。(傳九:12)

  在神的旨意中,可以寬闊自由而行。使徒保羅為主的名受許多苦,當時教會,對患難也不陌生;他寫信給教會說:“但願使人有盼望的神,因信,將諸般的喜樂平安充滿你們的心,使你們藉著聖靈的能力,大有盼望。”(羅一五:13)信主的人不陷在沒有盼望的黑暗中,是何等的不同!

以西結書 第 11 章 換心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10 05:35:48
點擊數:77

從他們肉體中除掉石心,賜給他們肉心(結一一:19)

  換心的手術,還不過是今代醫學上的事。聖經中所說的換心,雖然早得多,卻並不落後,而且有更高的效果。因為聖經所說的心,不僅是把血液壓送到全身的中樞機器,同時也是心思感性的中心,支配著人一切的行動;其功能既然更廣,影響力和重要性,也就更增加。
  聖經說:“你要保守你的心,勝過保守一切,因為一生的果效,是由心發出。”(箴四:23)所說的就是這個“心”。
  神傳給以色列人誡命,律法,先知的教訓,但對於他們不發生作用,反而逼迫殺害先知,因為他們的心未受割禮,“受了天使所傳的律法,竟不遵守”(徒七:53)。甚至神說:“我為他寫了律法萬條,他卻以為與他毫無關涉。”(何八:12)
  這樣違背神,不肯回頭,幾乎使人絕望,把他們的國家,也帶上了絕路;但人無法使神絕望。神要將他們遷徙到列國,卻成為他們靈性的轉機:神在毀滅耶路撒冷的時候,仍然存憐憫,保守剩下的“餘民”,他們重新承受神的應許,作神的子民。因為被擄的人,遠離耶路撒冷的聖所,神自己要代替原來敬拜的中心,“暫作他們的聖所”。“暫作”的意思,隱涵著將來永遠的聖所;主耶穌到世上來,以祂的身體為殿;到祂受死復活,賜下聖靈住在信徒中間,教會成為神的居所,非物質的殿(約二:19;林前三:16-17;林後六:16;彼前二:5)。

我要使他們有合一的心,也要將新靈放在他們裡面,又從他們肉體中除掉石心,賜給他們肉心;使他們順從我的律例,謹守遵行我的典章。他們要作我的子民,我要作他們的神。(結一一:19-20)

  在當時看來,“換心”是不可能的事;現代的醫學,使換心成為可能,但所換的是身體器官的心。若談到心靈,心思的心,是絕對沒有改換希望的。但神的要求,不能低於這條件。屬肉體的人,心裡面“懷著苦毒的嫉妒和分爭…不是從上頭來的,乃是屬地的,屬情慾的,屬鬼魔的”(雅三:14-15),只能彼此相咬相吞,絕無法合一。因為“合而為一的心”是聖靈所賜的(弗四:3)。只有聖靈住在信徒心中,才可以成為溫柔順從的肉心,能從心裡遵行神的旨意。求主使我們謙卑與主同死,接受主的換心,才可肢體彼此相顧,彰顯基督的榮美。

以西結書 第 10 章 榮耀離去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09 06:28:53
點擊數:76

耶和華的榮耀從殿的門檻那裡出去(結一○:18)

  罪人不愛光倒愛黑暗,所以在神的面光中,會感覺顯然的不舒服,但願神看不到他。但人不知道,神的同在,對於人是多麼重要。
  神不能容忍罪惡,但祂愛世人;可惜世人沒有別的品種,都是純粹罪人一族。到罪惡滿盈而不悔改,神的刑罰就臨到。主吩咐滅命的天使,從基路伯的輪中,取火炭撒在城上,表明忌邪的神施行審判刑罰(結一○:1-7):在猶大王西底家第十一年(586B.C.),耶路撒冷城被攻破,巴比倫的軍隊放火一炬,聖殿和王宮並全城,都成焦土(耶五二:5-13)。這是因為神的忿怒:“耶和華發怒成就祂所定的,倒出祂的烈怒;在錫安使火著起,燒毀錫安的根基。”(哀四:11)。
  許多人把錯誤的幻想,當作是信心,以為神捨棄祂揀選的聖殿和耶路撒冷,是不可想像的事,迷信的稱耶路撒冷為“聖城”:“地上的君王,和世上的居民,都不信敵人和仇敵能進耶路撒冷的城門。”(哀四:12)
  神聖潔公義的性情,要求祂對罪惡施行審判;神的慈愛,要祂寬容忍耐。對背道的子民,神一再停止祂刑罰的杖,給他們悔改的機會:“以法蓮哪,我怎能捨棄你?以色列啊,我怎能棄絕你?我怎能使你如押瑪?怎能使你如洗扁?我回心轉意,我的憐愛大大發動。”(何一一:8)
  但他們執意“守定詭詐,不肯回頭…各人轉奔己路,如馬直闖戰場”(耶八:5-6);人“硬著頸項,心與耳未受割禮,常時抗拒聖靈”(徒七:51),神的靈厭煩這不息的爭持,最後,神的榮耀不得不離開。
  神的榮耀離開,不是為了芝麻小事,“一言不合,拂袖而去”,而是依依不捨的。先是“以色列神的榮耀,本在基路伯上,現今從那裡升到殿的門檻”(結九:3),繼而“停在門檻以上…耶和華的榮耀從殿的門檻那裡出去,停在基路伯以上”;“在我眼前離地上升…停在耶和華殿的東門口。在他們以上,有以色列神的榮耀”(結一○:18-19);作最後迴顧,終於“耶和華的榮耀從城中上升,停在城東的那座山上。”(結一一:22-23)
  耶路撒冷羞辱神的名,神捨棄不顧,任憑他們去作,是最可悲的事。跟著來的是毀滅,荒涼。教會豈不該引為鑑戒!

以西結書 第 9 章 得救的記號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08 06:32:16
點擊數:89

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歎息哀哭的人(結九:4)

  不論甚麼生物,如果所處的環境,跟其本性不同的時候,就會難以適應,而感覺痛苦。比如魚的本性是生活在水中的,涸轍之鮒就難過得很,失去水太久了,就必然死亡。豬在污泥中滾,非常得意;好潔愛惜皮毛的銀貂,就沒法過那種生活。
  耶路撒冷淪落到罪惡之邑,神定意要毀滅這城。但其中有兩種不同的人,公義的神,要將他們分別出來。在埃及地,第一個逾越節之夜,神吩咐以色列人,每家殺一隻羊羔,把血塗在門框上和門楣上;滅命的天使巡行遍地,看見這血的記號,就越過那家,他們全家就得保守平安。凡門上沒有血的,那家頭生的兒子和頭生的牲畜,就要被殺死(出一二:21-30)。
  現在,先知以西結在異象中看見,在耶路撒冷,神召了那身穿細麻衣,腰間帶墨盒子的人來,畫記號在一部分人額上。

耶和華對他說:“你去走遍耶路撒冷全城,那些因城中所行可憎之事嘆息哀哭的人畫記號在額上。”我耳中聽見祂對其餘的人說:“要跟隨他走遍全城,以行擊殺…只是凡有記號的人不要挨近他。”(結九:4-6)

  耶路撒冷的城中,罪惡滿盈,“井怎樣湧出水來,這城也照樣湧出惡來”(耶六:7)。神要使它成為荒涼無人居住。那些被留下的,是額上有記號的:用希伯來文的末一字母,古寫如X(taw)。在城中而不屬城中的文化,是屬神自己的人:雖然也被困在城中,但不同意城中人的惡行;他們是少數,不足以改變其餘的人,只能受排擠,像百合花在荊棘中,卻能保守自己,不受污染,不被同化。他們有正確的價值觀念,看到城中罪惡的猖行,不能不嘆息;他們知道罪惡的結局是滅亡,見罪人不悔改,往錯謬中直奔,怎能夠不哀哭?正如羅得在所多瑪城,“常為惡人淫行憂傷…因為那義人住在他們中間,看見聽見他們不法的事,他的義心就天天傷痛。”(彼後二:7-8)我們必須與世人不同,才可以作見證。
  重生得救的基督徒,神也把他們分別出來:在各人額上有羔羊的印記(啟七:3,一四:1)標識;“主認識誰是祂的人”,
又說:“凡稱呼主名的人,總要離開不義”(提後二:19)。
  今天讀到報紙上的犯罪新聞,有多少基督徒的淚水?看到電視上的罪惡文化,你是心嚮往之?或是心中傷痛?

以西結書 第 8 章 忌邪的神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07 06:25:50
點擊數:82

在此行這大可憎的事,使我遠離我的聖所(結八:6)

  現代醫學這樣發達,還是有許多人,本來該健康的,竟染上了疾病,簡單的原因,只是因為忽略了好好洗手。很希奇,會有那麼多的人,不知道清潔衛生的重要。
  人很難了解,神忌邪的性情,常以為只要熱心奉獻,就可以得神賜福。卻忘記了神“眼目清潔,不看邪僻”(哈一:13),邪惡的崇拜,不潔的財物,只能招致神的震怒。
  聖殿是以色列人敬拜的中心,竟然有四種拜偶像的罪,侵入了聖殿:a.偶像的崇拜,是“惹動忌邪的”(出二○:5);猶大的惡王瑪拿西,卻在殿內立雕刻亞舍拉的像(王下二一:7),照迦南地的風俗,以為是主神的王后(結八:3,5);瑪拿西悔改後,把亞舍拉清除了,到以西結的時候,又再搬了來。b.本來神命定人管理全地的動物,他們竟淪落到去拜可憎爬物和走獸的像(結八:10,參羅一:25)。c.搭模斯被認為是生育,收成,也是幽冥的女神;在酷熱中,青綠的植物枯焦,有為搭模斯哭泣的儀式,期待她雨來復蘇(結八:14)。d.面向東方,拜升起的太陽(結八:16),在聖殿的壇前拜偶像,真是以背向神。人之所以拜這些偶像,是因為其自然傾向:在啟示真理之外,隨從自己的理智聯想,以為有天父也該有天母;以為獸類有特異的生存能力;求得豐收的財富;祈求特別的亮光。在神以外別有所求,就難免陷入崇拜偶像。
  不幸,這些惡事,竟普遍涉及各階層的人:有民中領袖的長老,有婦女,甚至也有祭司,連約西亞王時,領導復興的沙番(王下二二:3-14),也有不肖子雅撒尼亞,參與拜偶像。
  神是忌邪的神。這些可憎的事,使神遠離祂的聖所。失去神的同在,不僅一切活動都是虛空的,而毀滅也相繼臨到。
  神以超自然的大能,使以西結可以看到耶路撒冷的事,及靈界的情形。使他可以向被擄的新生一代,預言耶路撒冷將要遇到的,和她被神棄絕的原因。這不僅可以警告當時的人,也可教訓後世的人。
  今天的教會,沉迷在物質文化裡面,追求享樂,只要搞得熱鬧就好,有宗教活動,而不管所拜的對象是誰;憑自己的意念,誤以為神所要的也是這樣。哪知,神看這些是“大可憎的事”,行在聖所,比其他的罪更嚴重。願我們深思。

以西結書 第 7 章 災難的花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06 06:25:11
點擊數:81

杖已經開花,驕傲已經發芽(結七:10)

  約伯的朋友以利法說過:“禍患原不是從土中出來,患難也不是從地裡發生。”(伯五:6)我們知道了整個故事,明白
這話論約伯的遭遇,是不正確的;但不失為通常的定理。
  猶大淪落到殘存的弱國,卻有一樣並不曾減削,就是他們的驕傲,夜郎自大,真是不可解釋的。
  驕傲是受刑罰的先聲。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路上,可拉,大坍,亞比蘭,結起黨來,要向摩西,亞倫奪權;這是由於他們心中驕傲,實在是攻擊耶和華(民一六:10-11)。神吩咐摩西叫以色列十二支派的首領,每人拿一根杖來,亞倫也把他的杖拿來,都存在法櫃的帳幕內,耶和華面前。到第二天,摩西進會幕去,取出各人的杖來,“誰知,利未族亞倫的杖已經發了芽,生了花苞,開了花,結了熟杏…耶和華吩咐摩西說:‘把亞倫的杖還放在法櫃前,給這些背叛之子留作記號…免得他們死亡。’”(民一七:6-10)這現出神的主權,一切權柄都是由神命定的,人不能違背。

看哪!看哪!日子快到了,所定的災已經發出。杖已經開花,驕傲已經發芽。強暴興起,成了罰惡的杖。以色列人,或是他們的群眾,或是他們的財寶,無一存留,他們中間也沒有得尊榮的。(結七:10-11)

  猶大國雖然臨到了結局,但他們仍然是驕傲,向神強項,不服神的主權。神自己工作,興起強暴的巴比倫人,作祂罰惡的杖,要毀滅猶大和耶路撒冷。

論到耶和華妝飾華美的殿,祂建立得威嚴,他們卻在其中製造可憎可厭的偶像…我必將這殿交付外邦人為掠物…使列國中最惡的人來佔據他們的房屋;我必使強暴人的驕傲止息,他們的聖所都要被褻瀆。(結七:20-24)

  猶大最後剩下的,只有他們的聖殿了。但他們犯罪褻瀆了神的聖所,把偶像弄進去,還要以為誇口。所以神的榮耀離開祂的殿,掩面不顧祂的產業,索性讓巴比倫來擄掠猶大,把聖殿也毀壞。神的震怒是何等的可怕!
  神的兒女要記得:我們是每天活在神的恩典中,自己沒有可誇的;神一撤回祂大能的手,我們就成為一無所有;黑雲遮蔽錫安,太陽的光不再透下,只有悲慘的結局。

1 2 3 4 5 6 7 8

下一頁
最後一頁

今日讀經

免費 下載聖經APP,無論何時何地,神的話語都將伴您左右!

下載

教會網站網址


手機掃描QRcode,即可進入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