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讀經

耶利米哀歌 第 3 章 先知何以堪此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27 06:20:10
點擊數:87

因我本城的眾民,我的眼使我的心傷痛(哀三:51)

  國破家亡的亂世百姓,像是失去父母的孤兒,所經歷的患難,忍受的困苦,非是親自遭遇過的人,真難以體會。
  有國家存在的時候,對政治的敗壞感到失望;但失望的原因,是關心和寄望,感受到約束和不滿,是由於國家還在。到國家從地理名詞變成了歷史名詞,那是何等的失落感!
  先知比普通人的感性更銳敏,因為他是神設立的守望者,可以看得遠,早就看到地平線上升起的危機:當城中的人仍在沉睡的時候,他看見邊境的烽火,敵騎的煙塵。他發喊聲要喚醒人離開罪惡,所得的反應是嘲笑,怒罵,迫害,不肯回頭。反對神的人,把神的使者囚在地牢中,以為這樣就可制止神的忿怒,得到平安;實際上,只是神的僕人在受苦。不過,奇異的是神竟不管到底。現在,一切的理想和希望,都被徹底粉碎了。在對地上的事無望的時候,想到了呼求天上的神(哀三:41-45):

  我們當誠心向天上的神舉手禱告…
  你以黑雲遮蔽自己,以致禱告不得透入。
  你使我們在萬民中成為污穢和渣滓。

  神在人最無路可走的時候,竟然不給他開路,反是造成他困窘的原因:“我哀號求救;祂使我的禱告不得上達。祂用鑿過的石頭,擋住我的道,祂使我的路彎曲。”(哀三:8-9)
  神使屬祂的人受苦,與使世人受苦不同;神對於世人,是施刑罰,但對於兒子,卻是管教。管教中有愛,管教是有期望和目的。神要祂的子民經歷痛苦,使他們認識,失去神救助的結果,就成為污穢渣滓,就悔悟轉回,歸向神。那位父親的慈愛不會改變,長久的期盼浪子歸家,祂能等到漫長的七十年。
  先知在痛苦的現實中受煎熬:黑夜極深,泥土沉厚,要把生命的種子壓碎:不能把今天移去,但對著朝陽用信心歌唱:

  我們不至消滅,是出於耶和華諸般的慈愛;
  是因祂的憐憫,不至斷絕。每早晨這都是新的。
  你的誠實極其廣大!(哀三:22-23)

  是這超越環境的信心,支持著先知,能夠堅強的為主作見證,不肯妥協尋求容易的出路。正如保羅所說的:“我們這至暫至輕的苦楚,要為我們成就極重無比,永遠的榮耀…所見的是暫時的,所不見的是永遠的。”(林後四:17-18)

耶利米哀歌 第 2 章 上主何竟發怒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26 06:41:23
點擊數:74

主何竟發怒使黑雲遮蔽錫安城!(哀二:1)

  古時人民聚居,在周圍築造城牆,把城內和城外分開,以保護社區的人,免受野獸的傷害,敵人的侵掠。
  詩人歌頌耶路撒冷的華美說:

  錫安山,大君王的城,
  在北面居高華美,為全地所喜悅;
  神在其宮中自顯為避難所。(詩四八:2-3)

  耶路撒冷建造在山上,易守難攻,形勢雄峻。不過,山並不是高得不可仰攀,城不是堅到不能攻破;即使依當時的標準衡量,也遠不算舉世無匹的巨城大都。其地位所以重要,是因為有神立名的居所在那裡。積四十年的事奉經驗,使耶利米知道:人之所以能作“堅城,鐵柱,銅牆”(耶一:18),是因為他肯把寶貴的和卑賤的分別出來;人能經得乾旱炎熱的試驗,是因為倚靠神的膀臂(耶一七:7-8);怯懦的人會好像甚可怕的勇士,是因為全能的神同在(耶二○:11)。離開了主,人就不能作甚麼。那正是發生在耶路撒冷的事。

  主何竟發怒,使黑雲遮蔽錫安城!
  祂將以色列的華美,從天扔在地上;
  在祂發怒的日子,並不記念自己的腳凳。
  (哀二:1)

  有一天,敵人所築的土壘,越過了耶路撒冷的城壕,巴比倫的鐵騎,衝破了城牆的缺口,踐踏著街道上的屍體;殘破的猶大國,面臨最後悲慘的厄運:“耶和華定意,拆毀錫安的城牆;祂拉了準繩,不將手收回…錫安的門,都陷入地內;主將她的門閂毀壞,折斷,她的君王和首領,落在沒有律法的列國中”(哀二:8-9)。太晚了,他們學到的功課:神撤去葡萄園的籬笆,她就只有被吞滅,踐踏(賽五:5)。
  耶路撒冷不分別為聖,將外邦的偶像污穢,帶進了神的城中,顯然城門已先失去了效用。他們的假先知,在那裡宣講虛假的異象和默示,說不出於神的預言(哀二:13-14)。因此,居民沉陷在罪惡中,不肯回頭,終於遭受神的烈怒。
  今天,教會的問題,是自己拆毀了信仰的城防,任由虛假的異端侵入;不分別為聖,跟外邦混雜,接受邪惡的習俗,還以為榮耀,不肯悔改。神能離棄祂所揀選的耶路撒冷,也可以將祂的燈台挪去,使教會荒涼。願我們知所儆戒。

耶利米哀歌 第 1 章 聖城何竟荒涼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25 06:49:06
點擊數:83

滿有人民的城現在何竟獨坐!(哀一:1)

  以色列經過幾許滄桑,有得勝的歡愉,也有失敗的悲哀;從所羅門榮耀的巔峰,落到分裂殘存的兩個弱國,最後北國先被亞述征服,南國猶大也隨而淪於亡國被擄的低谷。
  先知耶利米,雖然生值猶大國的末季,已不復是大衛,所羅門的黃金時代;但在他事奉開始的早年,也曾見到過青年有為的約西亞王,帶來宗教的復興(耶一:2-3)。狂飆忽來,摧折了他們的棟梁,也毀滅了國家的希望:約西亞王的英年早逝,使猶大的歷史,急遽的翻到了末後的一頁。
  撫今追昔,耶利米不勝傷感。他開始寫著:

  先前滿有人民的城,現在何竟獨坐!
  先前在列國中為大的,現在竟如寡婦!
  先前在諸省中為王后的,現在成為進貢的!

  當猶大國的盛時,通往錫安的大道上,有許多去守節期的旅人;甚至外邦人也來參與熱鬧(哀一:4)。現在,那路徑早荒涼無人走了。耶路撒冷再也沒有誰願意看上她一眼。
  到西底家登上王位的時候,微弱的猶大,已經到了日薄西山。但鄰近的幾個小國:以東,摩押,亞捫,推羅,西頓等,在埃及主使之下,還尋求與猶大結盟(耶二七:2-3),目的自然是共同敵擋巴比倫。但人的謀算,終歸於虛空。最後,人人把耶路撒冷當作污穢,撇棄不再理會她。

  耶路撒冷大大犯罪,所以成為不潔之物;
  素來尊敬她的,見她赤露就都藐視她;
  她自己也嘆息退後。她的污穢是在衣襟上。
  她不思想自己的結局,所以非常的敗落…
  (哀一:8-9)

  當然,周圍列國對於罪的觀念很淡薄,不是因她犯罪離棄她。但神不能容忍罪惡:她背離耶和華她的丈夫,與外邦行邪淫,污穢沾染了裙裾。這是因為她只顧眼前的歡樂,不顧念將來,神的審判超過她的眼界,所以任意妄行。
  但一時之間,她的審判就來到了。“她榮耀自己,怎樣奢華,也當叫她照樣痛苦悲哀;因她心裡說:‘我坐了皇后的位,並不是寡婦,決不至於悲哀。’所以在一天之內,她的災殃要一齊來到…”(啟一八:7-8)公義的神,必要施行審判:不分別為聖,作淫婦的結果,要遭受痛苦,陷於敗落。

耶利米書 第 52 章 背叛的結局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24 06:48:33
點擊數:73

這樣,猶大人被擄去離開本地(耶五二:27)

  神藉著巴比倫,給猶大國的歷史,畫上了終止點。末代的王西底家,像地中海上的落日,墜下了水平線,沒有一點兒的聲息。黑暗淹沒了大地。巴比倫王先讓他親眼看見,自己的兒子們,在王宮榮華中長大的王子們,一個一個殘酷的被處死,讓他們最後的印象,長久的留在父親的記憶中;然後,剜了西底家的雙眼。永遠的黑暗包圍了他。西底家那戴金鍊的頸項,被銅鍊給鎖上,像狗一樣被牽到巴比倫去。監牢的鐵門,在他身後永遠的關上了。
  這是巴比倫王對違約背叛者的待遇。西底家餘下足夠的時間,靜靜度他追思悔恨的日子。
  少數人的決定,永遠的影響著歷史;錯誤的決定,留給國家不可更改的悲慘命運。
  猶大國末後的三個王,傳承相續的犯罪,得罪神。人民不能不隨著他們錯誤的腳步,走上招致災禍的道路。尼布甲尼撒三次給他們慘痛的懲教。王背叛巴比倫的行動,使他們遭受圍城的痛苦,兵燹加上饑荒,死亡。巴比倫軍終於攻破了城,使“平安之城”,遭受了火的洗禮:“用火焚燒耶和華的殿和王宮,又焚燒耶路撒冷的房屋,就是各大戶家的房屋。”這樣,全國多年的精華,像祭壇上羊羔的脂油,變成了青煙。斷垣頹壁中,倒散著燒焦的屍體。
  又是一次的擄掠。人民中所有的精華,被押著走上北進的行列:強迫移民到巴比倫去。征服者打碎聖殿的銅柱和銅海,又把分別為聖的金銀器皿,一起擄掠到巴比倫去。因為照他們的慣例,戰敗一個國家,也把那國的偶像擄去,放在他們的廟中,代表獻俘,作他們神的奴隸;耶路撒冷的殿中沒有偶像,所以把器皿擄去代替,放在廟中。(耶五二:12-19)
  城破,國亡,屠殺,擄掠,都是犯罪背逆神的結果:“這樣,猶大人被擄去離開本地。”(耶五二:27)神賜給他們的應許之地,不能夠享受,成了荒涼。多麼悲慘的事。想來那些活著被迫離國的遺民,必然留下不能磨滅的記憶。
  願我們也記得:悖逆的代價,是非常沉重的。以色列的史實,可以教導我們,應當敬畏神,順從聖靈而行;知罪悔改,才可以蒙恩。

耶利米書 第 51 章 巴比倫沉淪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23 04:30:29
點擊數:80

巴比倫…必如此沉下去不再興起(耶五一:64)

  先知耶利米說預言的時候,巴比倫剛剛如日正天中,成為一世之雄;但先知從神得到啟示,已經預見她的沉淪。
  西底家王第四年,因為猶大的叛亂,巴比倫王召見他,要詢問他在叛亂行動中的關係。在他隨行的官員中有西萊雅,是尼利亞的兒子,就是耶利米書記巴錄的兄弟。先知耶利米交給他一個書卷,上面寫著從耶和華所來的信息,論到巴比倫的結局到了,吩咐他宣讀神的判詞,給那城的人聽:

“你念完了這書,就把一塊石頭拴在書上,扔在伯拉河中說:‘巴比倫因耶和華所要降與她的災禍,必如此沉下去不再興起,人民也必困乏。’”(耶五一:63-64)

  巴比倫的成為世界霸權,在尼布甲尼撒王的心意中,以為是憑他自己的英明睿智,統帥軍兵,戰勝了敵國,建立了偉大的京都,真是不可一世。其實,那是神使他成功:
  1.耶和華手中的金杯(耶五一:7):它的功能不是傳播神的賜福,而是叫犯罪的列國沉醉,顛狂。因此,他們傾慕巴比倫的文化,為她的文明著迷,不能夠設明智的計謀,作有效的防禦。當巴比倫軍隊臨到,所向無敵。
  2.耶和華爭戰的斧子和打仗的兵器(耶五一:20):兵器之可怕,在於使用的人;所以寶劍贈壯士,可以發揮威力,而不是交給小孩子。並不是巴比倫有甚麼特異的本事,而是大能的神用這戰斧:這裡連說了十次“用”,是神藉它打碎一切。
  3.行毀滅的山(耶五一:25):在一定的時間之內,巴比倫所到之處,都帶來毀滅,沒有人不被它壓碎。神的時候要到,那“非人手鑿出來的石頭”,要“變成一座大山,充滿天下”(但二:34-35),就是基督永遠的國度臨到。
  4.少壯獅子(耶五一:38):巴比倫在神對人類的歷史進程中,是可怕的獅子(但七:4)。但它順從私慾,任性妄行,貪圖逸樂,就滅亡了。
  最後的結局到了,神因為它向錫安所行的一切惡,施行報應(耶五一:24),使它被燒毀,遭滅亡。神卻要興起古列王,使巴比倫“吐出所吞的,萬民必不再流歸它那裡”,而要釋放神的子民歸回錫安(耶五一:44)。
  感謝全能的神,祂所說的必然成就。要信靠仰望祂。

耶利米書 第 50 章 逃出巴比倫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22 05:47:40
點擊數:78

我民哪!你們要從巴比倫中逃走(耶五○:8)

  在先知耶利米的時代,巴比倫是新興的強國,代表最高的文化,最大的權勢,最富的享受,是當時全世界所仰望的“金頭”。猶大遺民被擄到那裡,國家已經不存在了,對故國沒有了希望,連原有的價值觀和道德規範,也放棄了,就死心塌地的與巴比倫同化。
  當巴比倫氣焰正盛的時候,世人接受巴比倫化為既存的事實,也當它是將來的盼望。耶和華卻藉先知指示祂的子民,巴比倫的毀滅,已從地平線上升起。神曾吩咐他們,要準備在被擄到的地方久居(耶二九:4-7,10,二五:11),因為被擄的時期要達七十年之久。但不要想自己是巴比倫人,不要接受巴比倫文化;因為時候到了,巴比倫要被毀滅,選民仍必歸回錫安。

耶和華說:“當那日子,那時候,以色列人要和猶大人同來,隨走隨哭,尋求耶和華他們的神。他們必訪問錫安…我民哪,你們要從巴比倫中逃走,從迦勒底人之地出去,要像羊群前面走的公山羊。”(耶五○:4-8)

  以色列是神的產業,是神的羊群(詩七七:20,八○:1)。但作他們牧人的,就是他們中間的領袖們,自己不遵行神的旨意,也不好好照顧羊群,“使他們走差路”,作了迷失的羊。所以神的會眾行錯誤的道路,陷在罪中,作領袖的要負責任。
  全國犯罪,神就藉外邦人的手責罰他們。巴比倫人,竟然比選民更知道神的法則,有罪必受刑罰;使他們擄掠和行殘虐而心安理得。他們任意屠殺,擄掠,燒毀了神的殿和房屋,並且把聖殿分別為聖的器皿,擄去帶到他們偶像的廟中。這些事神都記念。時候到了,“耶和華我們的神報仇,就是為祂的殿報仇…因為他向以色列的聖者發了狂傲”(耶五○:28-29)。
  神藉用他作責罰選民的器皿,但他竟然越了分,過了限,成為“與耶和華爭競”,以自己代替神的地位。但猶大滅亡,神的殿毀壞,並不是神不能夠保守;神永遠在全地以上作王。耶和華說:“誰能比我呢?誰能給我定規日期呢?有何牧人能在我面前站立得住呢?”(耶五○:24,44)
  屬神的人應該思想:不要仰望巴比倫,這世界的文化,與屬神的價值不同,要從巴比倫出來,心向錫安。作領袖,作牧人的,要守自己的位分,敬畏神,照神的旨意行。

耶利米書 第 49 章 大鷹被拉下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21 05:47:05
點擊數:76

你雖如大鷹高高搭窩,我卻從那裡拉下你來(耶四九:16)

  大鷹是高飛的猛禽,傲立雄視,不可一世,可以攫取弱小的動物為食。它在岩石的高處搭窩,佔住山頭,很少受到人獸的侵擾,安穩居住。
  詩人所羨慕的是,在神的祭壇那裡,“麻雀為自己找著房屋,燕子為自己找著菢雛之窩”(詩八四:2-3)。弱小的雀鳥,代表知道投靠神的,就得神的看顧,“若是父不許,一個也不能掉在地上。”(太一○:29-31)
  以東住在山崖鑿成的石窟中,自己以為險固安全,總不會被人攻佔,所以驕傲自誇。他因為有靠山,也就並不“向山舉目”。但有一天,審判要臨到他:

我從耶和華那裡聽見信息,並有使者被差往列國去說:“你們聚集來攻擊以東,要起來爭戰。我要使它在列國中為最小,在世人中被藐視。住在山穴中,據守山頂的啊!論到你的威嚇,你因心中的狂傲自欺;你雖如大鷹高高搭窩,我卻從那裡拉下你來。”(耶四九:14-16)

  先知的信息是,耶和華在列國之上掌權。這裡透露出靈界的隱秘:世上的領袖們多疑好戰,為了維護自己的榮耀,或爭取資源利益,不合理的擴張權力,背後有一個動力,就是有奉耶和華差的“使者”,有時是借用惡靈,在激動他們,為了成就神至高的旨意。先知米該雅的話,亞哈王聽來刺耳;其實還不僅是譏諷和擬想,而是靈界的實際。(王上二二:17-23)
  倚恃自己的人,問題出在他只想到他自己,而不能夠知己知彼。他以為自己居高穩固,“如大鷹高高搭窩”,卻不知道仇敵也能“如大鷹飛起,展開翅膀”,居高俯衝(耶四九:22)攻擊他。耶路撒冷被毀滅的時候,以東表現的不是兄弟情誼,卻是趁火打劫(俄巴底亞書)。在巴比倫王朝後不久,以東產葡萄的首邑波斯拉,就成為神審判的酒醡(賽六三:1-4)。以東被阿拉伯人所征服,再沒有恢復成國;在希臘時代以後,被稱為“以土買”。新約最有名的以土買人希律王,仍然是猶太人的仇敵。
  我們應當知道自己的有限,降服在神大能的手下,不可以佔山頭,憑仗地位自誇,仿佛沒有神,沒有審判。耶和華說:“誰蒙揀選,我就派誰治理這地…有何牧人能在我面前站立得住呢?”(耶四九:19)認識神的權能,可以保持謙卑。

耶利米書 第 48 章 安逸與被擄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20 06:56:03
點擊數:94

摩押自幼年以來常享安逸(耶四八:11)

  摩押的境界在死海東邊,位於肥沃的高原。他們雖然在紅海到敘利亞的南北“王道”旁邊,卻因臣服於以色列國,免於爭擾,相對的平靖無事;除非他們想尋釁生事,或因作強國的臣屬,受其嗾使攻擊以色列,一般常能置身疆域爭奪之外。
  在不息的顛簸中生活,常經憂患的人,怎能不羨慕這樣的環境,擾攘的戰亂不會來訪問,仿佛是世外桃源:

摩押自幼年以來,常享安逸,如酒在渣滓上澄清,沒有從這器皿倒在那器皿裡,也未曾被擄去。因此,她的原味尚存,香氣未變。(耶四八:11)

  摩押是少受戰亂的國家,元氣未大傷損,把所有的資源,用於民生的發展,不難有長足的進步。因此,他們過的是安居的生活,難免趨向懶惰。但神的審判終將來到。一般人釀酒,存久愈加香醇。到取用的時候,倒酒的人,常是輕輕的倒取澄清在上面的酒,避免振盪底下的沉澱。先知預言他們所將要遭受的苦難,遠更強烈猛厲:敵人要來,在擄掠之後,還要“倒空她的器皿,打碎她的罈子”(耶四八:12),使人民被擄掠,財物流失之後,國家也完全傾覆破碎,不再有復興的希望。
  摩押與以色列的關係,本來該是親密的。摩押的先祖羅得是亞伯拉罕的姪兒;大衛的祖母是摩押女子路得;而且文字上也很接近。但在異族的影響下,摩押對以色列並不友好。他曾在巴比倫指使下,參與征伐猶大(王下二四:2),並且為了以前曾臣服於以色列,到耶路撒冷遭難時,幸災樂禍,對它嗤笑搖頭,而自己得意,極其驕傲。(耶四八:26-29)
  但神要懲罰摩押。在公元前582年,神使“追討之年臨到摩押”(耶四八:44)。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,率兵臨到摩押,攻取保障堅城,施行徹底的毀壞。
  詩人向神說:“我受苦是與我有益,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。”(詩一一九:71)未經過苦難,會自高自傲,神的審判超過他的眼界。他也從未自己審判,以致一切的舊人舊性,罪惡敗壞,都是沉澱在心底的渣滓,沒有煉淨,未經對付過。到了神的時候,要把他打碎,現出他的本相。
  我們要時常省察自己,求聖靈光照,看有甚麼當除去的惡行渣滓,成為使神和人喜悅的酒。

上一頁
 1 2 3 4 5 6 7 8 9 10
下一頁
最後一頁

今日讀經

免費 下載聖經APP,無論何時何地,神的話語都將伴您左右!

下載

教會網站網址


手機掃描QRcode,即可進入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