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讀經

耶利米書 第 47 章 耶和華的刀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19 09:08:25
點擊數:82

耶和華的刀劍哪…祂已經派定你焉能止息呢(耶四七:6-7)

  非利士人源於愛琴海的“迦斐託海島”(耶四七:4),就是革哩底,因為善於航海,被稱為“海上民族”。在以色列人出埃及前不多年,他們佔據了地中海岸的地區,成為埃及的嚴重威脅。在以色列人出埃及的時候,海邊的路被這強悍善戰的民族扼住,難以通行,初脫離奴軛的選民,缺乏組織和戰爭的經驗,所以神不願他們從那條近路經過,“恐怕百姓遇見打仗後悔,就回埃及去”(出一三:17)。
  非利士人的南進,一度幾乎征服埃及,但海陸大軍都遭受潰敗。南進既然受挫,他們就仗恃其在當時極為先進的冶鐵技術(希伯來文“刀”和“盔”等字來自非利士),從所住的地中海岸,繼續向內陸擴張;屢次擊敗迦南地的原住民;以色列人進應許之地以後,也受過非利士人的侵擾轄制。到大衛王建立統一的國度,非利士人才被制服,不復成為大患。不過,他們仍維持五城邦的結盟:亞實突,迦薩,亞實基倫,迦特,以革倫,同一民族的聯邦。(撒上六:17)後來推羅和西頓也受他們的保護。非利士繼續從事海上貿易,臣服於亞述國。
  神的定命,是奧秘的事。耶利米奉耶和華之命發預言後,公元前六○四年,果然“有水從北方發起,成為漲溢的河,要漲過遍地和其中所有的,並城和其中所住的”(耶四七:2-3),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只率陸軍,征服非利士,城邑被毀,使全地悲哀。巴比倫雖然不認識神,但掌管歷史的神,使用他們成就祂的旨意,所以算是“耶和華的刀劍”,總不能失敗,為了懲罰犯罪的國民,必要在地上完成使命,才會止息。
  在耶利米之前六百多年,米甸人壓制以色列人,神使用基甸拯救他們,是三百手拿火把和角的人,高喊:“耶和華和基甸的刀!”(士七:20)就殺敗許多萬的眾多敵軍。
  耶和華的刀是神命定的。神不一定使用完全敬畏神的人,並且被使用的器皿,不一定有自覺的認知,是受差遣成就神的旨意。神的旨意不能阻擋,神會預備有利的時候,安排適當的環境,使祂的旨意完成。以色列人許多年的肘腋之患,就這樣消除了。但在希臘文和拉丁文中,稱迦南地為“巴勒斯坦”,就是非利士人之地的意思。他們歷年爭奪不能得到的,竟然成為他們的地。這也提醒神的兒女,總有必須靠主打的戰爭。

耶利米書 第 46 章 雅各的盼望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18 08:16:11
點擊數:89

我的僕人雅各啊,不要懼怕!(耶四六:27)


  以色列的復興,算不得甚麼神蹟;如果比起他那樣的惡劣敗壞,神還能拯救他,才算是真的神蹟。先知耶利米預言,以色列因他的罪惡,必然害到自己,招致神的責罰,而至亡國,“此國不亡,是無天理”,還比較易於相信;但預言其還要復興,則是更難以叫人接受了,也需要更大的信心,才可預言。

  我的僕人雅各啊,不要懼怕!
  以色列啊,不要驚惶!
  因我要從遠方拯救你,
  從被擄到之地拯救你的後裔。
  雅各必回來,得享平靖安逸,
  無人使他害怕。(耶四六:27)

  從舊約聖經,看到以色列的古史,那標識著他們民族名字的先祖,原名叫雅各;他一生的事蹟,都是弄詭詐和“抓”。奇妙的是,神竟然揀選他,煉淨他,賜他新名,使他成為“以色列”。不過,聖經提到他的舊名“雅各”,常是說到他的舊人舊性。人的舊性,常是得恩典的攔阻,神必須加以煉淨。
  約雅敬王第四年(605B.C.),對於在埃及卵翼下的小國猶大,像往常一樣,過著平靜的日子。巴錄奉命把耶利米的監獄預言,寫成書卷,警告猶大人,要他們悔改,免除國家滅亡的災禍,只換得王輕蔑的冷笑,用刀割破焚燒書卷。但神主導的歷史步伐,使猶大國運開始邁向盡頭(耶三六:1-32)。
  宗主國埃及,北伐到上幼法拉底河的迦基米施地區,與巴比倫王爭戰,離猶大頗遠。但“像尼羅河漲發,像江河的水翻騰”的埃及遠征軍,成了流血的犧牲,只剩下微弱的殘部,逃回埃及。世界霸權的形勢,有了重大的轉變,埃及的影響力,從此像朝霧消逝。
  猶大失去了埃及,失去了倚靠,卻也失去了埃及加在它頸項上的軛。不過,因為他們不悔改倚靠神,隨即換上了巴比倫的新軛。連番的被擄,最後西底家王,失去了寶座,成了失明看不見土地的階下囚。猶大國亡了。但神仍然存在,仍然掌管著歷史,祂要從被擄到的地方,拯救以色列的後裔,引領他們歸回本地。神的子民不是孤兒,永遠不必失望。
  倚靠人的勢力,倚靠埃及的君王和他們的神,一時得勢得意,至終要同埃及蒙受羞辱。倚靠耶和華的,雖然經過死蔭的幽谷,卻要得永遠的平安。

耶利米書 第 45 章 巴錄的記錄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17 05:47:14
點擊數:85

你為自己圖謀大事嗎?不要圖謀!(耶四五:5)

  巴錄是耶利米忠誠的同工。他受過文士的訓練,是專任的文字工作者。雖然今天我們在聖經中只讀得到耶利米書(次經中的巴錄書六章,一般認為是偽作),但巴錄對於先知事奉上的貢獻,是顯然的。
  像耶利米和其他神所用的人一樣,巴錄也有他人性上的缺點。神為甚麼用這樣的人呢?至少他有誠實可信的基本性向。
  先知耶利米,需要忠實的同工。耶利米傳神時代的信息,作的是不受人歡迎的工作,經常很是孤單,需要有人幫助。同時,二人同心,是見證成立的基本條件。今天教會中,最少見的是同心同工,如果失去“看別人比自己強”的藝術,也就難有“顧別人的事”的愛心。(腓二:3-4)
  不論神如何重用的僕人,所有的恩賜總是有限制的。有的人知道怎樣寫,卻不知道寫甚麼;有的人知道寫甚麼,卻不知道怎樣寫;更常見的是,多數人不知道自己不知道。這是多麼可悲的情形!先知耶利米照神的安排,與文士巴錄互相配搭,我們才有今天的經卷,對當世,對現在,都有永遠的價值。
  不過,我們有個錯誤的想法,以為屬靈偉人都是常在三層天上。其實,巴錄也有他的問題。他自憐的訴苦說:“哀哉!耶和華將憂愁加在我的痛苦上,我因唉哼而困乏不得安歇。”他為甚麼憂愁痛苦呢?
  先知耶利米,是與當權者反對的。他傳神天上來的信息,卻作“地下先知”:起初躲藏當權者的迫害,後來被捕下在地牢裡受苦。這樣,作他同路人的巴錄,也在被追緝之下,不免時時為安全擔心。(耶三六:4-28)雖然他是憑信心工作,全沒著意薪水,怎堪到沒有利,也沒有米!只剩下神的應許:“你無論往哪裡去,我必使你以自己的命為掠物。”(耶四五:5)
  還有一個問題,可以說是“認知的危機”,在安全受威脅之下,明人作不成,哪能作名人?所以神說:“你為自己圖謀大事嗎?不要圖謀!”這是說,他缺乏成就感。因為巴錄沒有“免於恐懼之自由”,不能夠像保羅的同工那樣說:“我這代筆寫信的德丟在主裡問你們安。”(羅一六:22)人總是人,長久受苦,連耶利米也曾自怨自艾,我們也不該厚責巴錄。作文字事工,必須不慕名;可是教會也該考慮給文工定位的問題。

耶利米書 第 44 章 無望的賭注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16 00:40:45
點擊數:78

必知道是誰的話立得住(耶四四:28)

  人犯罪的本性,是習慣的背逆神,就像雅各一樣,強項到底,到了一個程度,要同神摔跤,總不肯服輸。神憐憫人的愚昧,為了證明人必敗,不惜和人下注,看誰能成功。
  正像慈愛的父親,不曾阻止心向世界的浪子,神藉祂的僕人警告向錯謬裡直奔的猶大遺民,下埃及只有受更大的苦,卻不阻止他們。那些進入埃及的人,不僅帶了財物,還帶了他們崇拜偶像的惡習。

那進入埃及地要在那裡寄居的,就是所剩下的猶大人,必知道是誰的話立得住:是我的話呢?是他們的話呢?耶和華說:我在這地方刑罰你們必有預兆,使你們知道我降禍與你們的話,必要立得住。(耶四四:28-29)

  猶大難民到了埃及,漸漸安頓下來。一年,兩年過去了,七年過去了。埃及仍然存在,而且似乎更富足。巴比倫的“牛虻”,並沒有來螫刺埃及這肥牛犢(耶四六:20)。他們的心,越發剛硬起來,不把神和神的話放在眼下。先知耶利米,在這段時間,越來越蒼老了,失去了原來的威嚴;他更多哀哭,更加慈祥。在難民群的眼中,在先知裡面生命的火焰,好像漸漸息滅。他們有理由蔑視他,輕侮他。
  耶和華的言語不稀少,仍然藉神的僕人耶利米警責他們。
  猶大難民逃到尼羅河三角洲,現在已經更深入,散布到南部上埃及的巴忒羅地區。婦女們效法埃及的女權運動,領導宗教,仍然崇拜亞斯他錄,不過換了流行的巴比倫名字稱為“天后”,也就是象徵美和愛情的維納斯,淫穢不端的崇拜儀式,有用麵作餅一項,代表裸體的女神。
  神反對罪惡,罪惡招致神的忿怒。這簡單清楚的話,使信息和傳信息的人,都不受歡迎。今天仍然是如此。國破家亡,他們喜歡聽安慰的信息,講神是愛,才迎合人的需要;鼓勵人心的信息,才是好信息。不合心意的話,他們堅決不接受。
  災難還遠不可見。傳講悔改,永遠是得罪人的事。他們不管那是不是神的話,只管合不合心意,不要妨礙消化,不要破壞人家的發達夢。聽眾選擇的是耳朵舒服,不願選擇合神旨意的道路。單是這種不健康的態度,就引向災難。記得:你的強項維持不了多久,同神較量意志,從沒有誰贏過。

耶利米書 第 43 章 時間和空間的隱藏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15 06:11:40
點擊數:145

巴比倫王…要得埃及地好像牧人披上外衣(耶四三:12)

  人常自以為有智慧,不是想幫神的忙,成就神的計畫,就是要設法逃避神的旨意。
  人的知識有限,絕不能知道時間帘幕以後的事,所以難以用信心接受神的旨意。神不是前知,而是全知的。祂在時間以上,將來的事,在神看來如同現在一樣。
  如果天文學家,發現一顆新星,在一萬光年之外;神可能宣告說:那同一顆星已經死亡了。因為那星的爆炸消失,它的光要在萬年之後,地球上才停止“看到”它的光。儘管人明明看見,卻不如神的話真實。因為神是全知的。這樣,人沒有可能真正了解神的事,只能用信心接受。
  先知得了神的指示,傳達給約哈難和請他求問的人。上面來的信息是:“不要進入埃及去!”那些狂傲的人,因為以自己為神,對於看不明白的事,就不肯相信。既然看不見神,就不肯接受神的旨意,反把問題推在先知身上:他們憑自己的推想,指先知的話是不可信的謊言,說先知受了巴錄的教唆,存心害他們。這樣,輕輕推卸了遵行神的話的責任,不肯住在猶大地,採取剛好相反的作法,向埃及前進。(耶四三:2-6)
  他們不但自己去,還裹挾先知耶利米和巴錄同去,到了尼羅河三角洲東部的答比匿。在埃及地,仍然有神的話臨到耶利米,因為耶和華是無所不在的,全地都在祂面前。神叫先知搬了幾塊大石頭,墁上砌磚的灰泥,放在法老的宮門口,然後宣告使人驚愕的預言:

“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:我必召我的僕人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來,在所藏的石頭上我要安置他的寶座。他必將光華的寶帳支搭在其上…他要得埃及地好像牧人披上外衣,從那裡安然而去。”(耶四三:10-12)

  人看不見灰泥裡面的石頭;但石頭存在那裡,不會朽壞。神的話經得起時間的考驗。不到二十年之後,站在那裡聽耶利米預言的人,有人還記得先知的聲音縈迴在他們的耳中。尼布甲尼撒王於568B.C.征服了埃及。據記載:在此以前,先知被本國反對他的人用石頭打死。
  人常看環境,過於相信看不見的神,憑了自己的智慧和意志,決定所行的路。因自己的愚昧,必然收取苦果。

耶利米書 第 42 章 求問與遵行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14 06:14:22
點擊數:73

你們卻一樣沒有聽從(耶四二:21)

  多數的人不反對求問神的旨意,特別是遇到困難,危疑莫決,甚至不惜付出代價,想要知道前途吉凶如何。不過,求問是一回事,求問後是否照著行,完全是另一回事。
  約哈難繼承了猶大遺民的當然領導人,擺在前面的問題,是何去何從:要不要下埃及去。這一群人需要引導。最好的方法,是去藉先知求問耶和華,是與否的成數是五十五十:如果所得的結果,合乎自己的心意,自然不難遵行;如果與自己心底的想法不合,那可以推到先知身上,說問題是在他的求問。
  約哈難同耶撒利亞和眾百姓,聚集見耶利米。他們先表明內心的真誠,向先知保證:“祂說的無論是好是歹,我們都必聽從;我們聽從耶和華我們神的話,就可以得福。”這是說,他們願意放棄背叛的態度,不再照自己的意見判斷好歹,只照神的旨意(耶四二:5-6)。有這樣順從的群眾,該多麼歡喜!
  不過,耶利米不能表示自己的意見,必須求問神,必須等候神的指示。這其間有十天,神的話才臨到。人心是時變刻翻的。這段期間,不知局勢發生了甚麼變化,他們的心變了。耶利米不知道,但耶和華是監察人心腸肺腑的,識透了他們的存心:先知傳出從上面來的信息是確定的,還加上警告:“不要進入埃及去!你們要確實的知道,我今日警教你們了!”
  聖經說:“神的道是活潑的,是有功效的,比一切兩刃的劍更快,甚至魂與靈,骨節與骨髓,都能刺入剖開,連心中的思念和主意,都能辨明。”(來四:12)但神的話揭露了人的短處,那是人所要竭力保護的。先知之所以為先知,正在於他可以直指人的問題,並不避諱:

你們行詭詐自害,因為你們請我到耶和華你們的神那裡說:“求你為我們禱告耶和華我們神,照耶和華我們的神一切所說的告訴我們,我們就必遵行。”我今日將這話告訴你們…你們卻一樣沒有聽從。(耶四二:20-21)

  這就是願聽而不願從的毛病。他們願意先知為他們禱告,卻不接受先知的信息;儘管明明知道,那不是蒙福之道。
  人的毛病,總是尋求他已經有的:心中定了意,然後再要神簽字,這就可以印證,神果然跟他同樣聰明。我不是早就說過了嗎?這是英明領袖要自己作神,正是神旨意道路的攔阻。

耶利米書 第 41 章 人的意念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13 06:02:51
點擊數:80

約哈難和同著他的…要進入埃及去(耶四一:16-17)

  驟然失去了王,連接著失去了領袖,餘下的群眾,不習慣於亡國,頓感茫然無主。親亞捫人的以實瑪利,殺了巴比倫王立為省長的基大利,卻得不到人民的擁護,無法跟人多勢眾的約哈難周旋,看到勢力不敵,就和一小撮人,逃往亞捫人那裡去避難了。(耶四一:1-15)
  以實瑪利是王的宗室,也任過官職,但在保衛耶路撒冷的時候,未見他出甚麼力,作甚麼事。在城破國亡之後,他出來了。當然,他可以用愛國復國為號召,以忌邪為借口,以排外暗殺為手段,實際上是要建立自己的勢力。巴比倫王立為省長的基大利,誠心待他,不加防備,以為可以合作重建家園,就熱情招待他同席吃飯。想不到他居心叵測,奸詐卑鄙的以實瑪利,原是嫉妒基大利,絕不肯共存為國,竟然利用別人善意的機會,猝然而起,殺了宴請他的主人,並所有同在的猶大人,和一部分迦勒底士兵,擄掠了在米斯巴的百姓,去了亞捫人那裡。自私心地狹窄的人,只能搞小組織,但其陰險毒辣非常可怕;雖然成不了大事,卻足以敗壞大局。
  現在約哈難是唯一有組織,有實力的領袖了。他有見識,行動迅速果決,卻仍然沒有追捕到以實瑪利。現在約哈難如果留在猶大地,就要面臨如何向巴比倫王交代的問題。當然,誰都沒有受審訊的興趣。但誰都知道,基大利是巴比倫王所立的省長,他是死在陰謀家以實瑪利的手中,罪不在別人。巴比倫雖然殘忍,卻是早就有法理,並不糊塗,正如耶利米未曾因猶大王的罪而株連受罰,約哈難無罪有功,有甚麼好怕?他可能想到,在戰亂之中,該保存武力;逃亡到埃及,作政治難民,不必解除武裝,以後還可決定行動。
  西底家王第十一年四月初九日,耶路撒冷被攻破;五月初十日,巴比倫大軍入城,縱火焚燒聖殿和王宮。建立了傀儡政權之後,征服者的大軍離去了。七月間,北國從示劍,示羅並撒瑪利亞來的人,來哀悼耶路撒冷和聖殿的災難。他們效法外邦人的例俗,違背神律法的規定,“衣服撕裂,身體劃破”,表明哀傷的深切(參利一九:28)。可見多數人不一定是對的,好心也不一定是對的。
  人必須要意念正,道路正,才可以得神喜悅。

耶利米書 第 40 章 事奉的意義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1-12 06:21:53
點擊數:82

至於我,我要住在米斯巴伺候…迦勒底人(耶四○:10)

  生活在同樣的環境中,生活條件相同,但生活的目標可以不同。
  猶大國亡了,末代的王西底家被擄往巴比倫去,正如先知耶利米奉神的命所預言的。耶利米也得到了解放。出獄的耶利米,有三條路擺在面前,由他自己選擇:一是去巴比倫,因為他一直預言巴比倫得勝,不主張王和埃及等國結盟抵抗,征服者可以對他厚待;一是回亞拿突家鄉安居,或選擇猶大地的任何地方;一是去米斯巴,巴比倫將猶大改設為所屬的一省,有個臨時小政府在那裡,基大利被新立為省長。
  耶利米選擇了去米斯巴。因為國家新亡,人民雖然漸漸聚合,秩序還未建立,心靈的創痛未癒,方向未定,正需要他的服事和指引,好行在神的旨意中。(耶四○:1-6)
  耶利米的存心很好。他的選擇,顯然是為了別人著想,要服事人,供應他們心靈上的需要。但基大利並不是他所想像的人,他所看的,只是眼前地上的利益。基大利顯然不是神應許的牧者;他向眾民作了這樣的宣告:

“不要怕服事迦勒底人,只管住在這地服事巴比倫王,就可以得福。至於我,我要住在米斯巴,伺候那到我們這裡來的迦勒底人;只是你們當積蓄酒,油,和夏天的果子,收在器皿裡,住在你們所佔的城邑中。” (耶四○:9-10)

  這位領袖,認定不會有人再坐在大衛的寶座上,全然不看屬天的應許,只顧在地上過好日子。大衛受膏作以色列王,是“按神的旨意,服事了他那一世的人”(徒一三:36),不是為了自己而生活。基大利既然認定有奶便是娘,甘心奴顏婢膝,服事征服者,不惜服事外國人,為了外人的利益效勞。他沒有說到服事神,也沒有說過服事人民。可見他是為了不同的生活目標,與神的僕人不可同日而語。如果耶利米跟他在一起,不久就會發現,他無心遵行神的旨意。
  今天的領袖,有不少人也是這樣。他們所服事的是人,不是主;他們所看見的,是地上的利益。
  主耶穌說:“人子來,並不是要受人的服事,乃是要服事人,並且要捨命,作多人的贖價。”(可一○:45)求主使我們能跟從祂的腳蹤,遵行神旨,服事人。

上一頁
 1 2 3 4 5 6 7 8 9 10 11
下一頁
最後一頁

今日讀經

免費 下載聖經APP,無論何時何地,神的話語都將伴您左右!

下載

教會網站網址


手機掃描QRcode,即可進入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