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讀經

但以理書 第 11 章 智慧的代價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8-01-27 06:46:17
點擊數:30

民間的智慧人必訓誨多人(但一一:33)

  一般對智慧人的印象,是靈巧聰明,所謂“明哲保身”,就是免除許多麻煩。不過,聖經所教導的,並不是如此。
  但以理預言,以色列要成為亂邦危城。如果人看見事不可為,就乘筏浮於海,去作難民了,雖然個人平安,國事哪還有可為﹖總要有不為自己安危,不顧自己利害的人。
  但以理蒙神指示,預言將來的以色列,要長期成為交戰的地方。以色列因為地處南北交通的要道,更因為是神計畫的中心,所以佔有重要的地位。有關預言共為三部分:
  1.但以理到敘利亞的安提阿古四世(但一一:2-20);
  2.安提阿古的統治時期(但一一:21-35);
  3.末世敵基督的行為(但一一:36至一二:3)。
  在歷史的混亂困難中,也是考驗人的信仰和品格的時期。那混亂的狀態,有一段很長的時間,對於當時的人,有的選擇妥協,混水摸魚;也有人持守真理,不怕犧牲。

作惡違背聖約的人,他必用巧言勾引;惟獨認識神的子民必剛強行事。民間的智慧人必訓誨多人。然而他們多日必倒在刀下,或被火燒,或被擄掠搶奪…為要熬煉其餘的人,使他們清淨潔白直到末了。(但一一:32-35)

  當安提阿古四世的時候,他定意要消滅猶太宗教文化,強制推行希臘化,污穢聖殿(168 B.C.),認識神的人,如老祭司馬提亞‧馬克伯,勇敢起而反抗,也以真理教導多人,對神忠心,不肯妥協。其後,馬克伯家族繼續剛強抗爭,經過四年的時間,終於光復聖殿,恢復獻祭(164 B.C.)。
  第十一章36節以後的預言,論一個自高自大的獨裁者,敵擋神高抬自己,更奇怪的是“他必不顧他列祖的神,也不顧婦女所羨慕的神”,不能適合歷史上的任何人物;有人就以為是表明將來的敵基督,從猶太人中間出來;不難想像,種族的迫害隨之而來。屬主的人不可妄加謬解,更不可隨從私意曲解聖經,達到自己的目的。但我們要求聖靈引導,進入真理。
  到末後的日子,敵基督要出現,迫害信從主的人;特別是要施行混合的宗教。許多人為了現實利益,選擇接受其領導,走容易的道路,也玷污自己。要持守純潔的人,就必須要經歷艱難,忍受痛苦,走十字架的道路。

但以理書 第 10 章 大蒙眷愛的人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8-01-26 05:45:08
點擊數:31

大蒙眷愛的人哪,不要懼怕,願你平安(但一○:19)

  無疑的,我們都會同意,但以理不是平常的人,他有許多的品德。但聖經並沒有說,他因何蒙神的恩惠。不過我們總知道,他不是犯罪品德敗壞的人。如果人生命不清楚,生活沒有見證,自稱得神啟示,不問他說得如何動人,也要格外小心。
  但以理為了人民的罪哀傷,也為了將要臨到他們的苦難擔憂。他知道神的話是真的,所以只因見到異象,就“悲傷了三個七日,美味我沒有吃,酒肉沒有入我的口,也沒有用油抹我的身,直到滿了三個七日。”(但一○:2-3)。必須這樣的“有心人”,才可以作神奧秘事的管家:“主耶和華若不將奧秘指示祂的僕人眾先知,就一無所行。”(摩三:7)神真實的異象和啟示,絕不會給人見了誇口,或給教棍發表渲染取利:那樣作的人,非出於神的差遣,所說所傳的,必然成為他們自己的重擔,要在神的面前負責任。
  但以理雖然是聖潔無過的人,但見到神使者的反應,還是渾身無力。在新約時代,主所愛的使徒約翰,見到向他顯現的基督,也是“仆倒在祂腳前,像死了一樣。”(啟一:17)但以理見到神差遣的那使者,是先存的“人子”基督。先知記著:

有一位形狀像人的,又摸我使我有力量。他說:“大蒙眷愛的人哪,不要懼怕,願你平安!你總要堅強。…我要將那錄在真確書上的事告訴你。”(但一○:18-21)

  但以理得神指示,並不是因他自己的善行,只在於神的完全主權,使他大蒙神眷愛,把將來的事告訴他。使者說,那是紀錄“在真確書上的事”。這意喻表明,神本於祂的全知和全能,計畫並掌管著歷史,像是預先定好的藍圖,或是一本書一樣。世上的歷史書,是記述已過去的事,所以有很多是不真不確;但神是先寫下了“歷史”,使世界上的事,依照祂所定的軌跡去發生,去實現。詩人大衛說:“你所定的日子,我尚未度一日,你都寫在你的冊上了。”(詩一三九:16)這仿佛是瞥見神永世計畫的實際。
  歷來不少人亂憑自己的心意發預言,解預言,所說的都不能成就。先知但以理的預言,其應驗的準確程度,使有的人難以相信不是事後的記述。大蒙眷愛的人,知道神真確的話,所以不敢恣肆妄行。這就是神僕人不同的地方。

但以理書 第 9 章 禁食禱告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8-01-25 06:39:15
點擊數:33

我便禁食,披麻蒙灰,定意向主神祈禱懇求(但九:3)

  但以理是聖經中近於完全的人。聖經詳細記載的人物,極少有像他那樣完全的。他在政治上居甚高的地位,當然甚麼都不缺;他生活卻非常簡樸,並且注重禱告,這就更難得了。
  他的禱告,不僅華美,人聽來好;而是神以為好,蒙神垂聽,是有效果的禱告,可以作為典範。
  首先,禱告不是出於自己的幻想,妄求,而是要根據神的話。但以理肯讀神的話,從先知耶利米書上,知道“論耶路撒冷荒涼的年數,七十年為滿”。這是他相信神的話,相信神的先知。可見禱告必須讀經,不讀經的人,必然不會禱告。他禱告的態度也對:“禁食,披麻蒙灰,定意向主神祈禱懇求。”

  敬拜(但九:4)

  人到神面前,必須信有神,認識神的大而可畏,和神的守約施慈愛:向順服的人施恩賜福,對悖逆犯罪的人施罰。

  認罪(但九:5-11)

  人最大的問題,是不承認自己有罪。但以理是聖潔完全的人,聖經不曾記載他有罪,卻一再見證他對神對人沒有過失。他向神承認自己的罪,也承認全民的罪。他不是只看見國人犯罪,也有社團意識,就是教會的肢體感:一人犯罪,就全體蒙羞。如果我們有這樣的認識,就知道雖然是別人犯罪,也是自己沒有盡到責任;不僅咒詛黑暗,還承認是自己未能發光。

  承認神的公義(但九:11-14)

  始祖亞當犯罪,先諉過於他人。今天的人犯罪,諉之於先天的生理因素,後天的環境不好;或為甚麼別人可以作我不可以?從不說別人作好而我為惡。但以理認識神是公義的;雖然猶大和耶路撒冷有國亡城破之痛,受可怕的災禍,仍然肯承認神“在祂所行的事上都是公義,我們並沒有聽從祂的話”。

  祈求神的恩典(但九:15-19)

  禱告是求神赦免罪孽,祈求憐憫和恩典:“主耶和華啊,你若究察罪孽,誰能站得住呢?但在你有赦免之恩,要叫人敬畏你。”(詩一三○:3-4)更要相信,神必照祂的良善和恩慈,賜下祂豐富的恩典。神的使者帶著答覆就“迅速飛來”。
  今天正是教會荒涼殘破的時代。我們不能安然無動於衷,要作但以理,舉起禱告的手,定意向神禱告。

但以理書 第 8 章 末後的定期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8-01-24 06:18:56
點擊數:33

因為這是關乎末後的定期(但八:19)

  末期的預言,是非常重要的事,不是隨便甚麼人都可以見異象,滿足自己和聽眾的好奇心,更不是要誰因而得利。
  神的奧秘事,祂隨便要指示甚麼人都可以,但不是無價值的,指示給隨便的人。
  先知但以理的聖潔,信心,忠心,是經過試驗的。他不是為了自己生活;他關心國家的復興,在神的面前禁食禱告。他是神所揀選,可信託的奧秘事管家。
  但以理在異象中,“雙角的公綿羊站在河邊,兩角都高。這角高過那角,更高的是後長的。”是表明瑪代波斯。在尼尼微衰落後,瑪代淹有其大部分領土;埃斯亞治王封在屬國波斯的外孫古列興起,放逐了外公,併了瑪代(約550 B.C.),就是聖經所說的古列王(在位559-530 B.C.)。就是雙角中後起而更高的角。古列先征服小亞西亞,然後往北,往南,佔有米所波大米,使波斯成為有史以來世上最大的帝國(但八:3-4)。
  “有一隻公山羊從西而來”,是希臘的亞力山大,率軍東征,三年之內征服波斯,進抵印度河(327 B.C.);逝於巴比倫時,年僅三十三歲(356-323 B.C.),是那折斷的大角。他的將軍們經過內爭,分裂成四國。其中之一,“長出小角”,就是安提阿古(Antiochus IV Epiphanes,在位175-164 B.C.),統治敘利亞。他自以為神(Epiphanes是“宙斯神顯現”的意思),施行毀壞的罪過,踐踏聖所,廢止獻給神的祭,強行希臘化,是敵基督者的預象。“聖所就必潔淨”,應驗於馬克伯起而反抗(164 B.C.),猶太獲得獨立,至被羅馬征服(但八:5-14)。不過,這“小角”與前章的“小角”不同,那是“行毀壞可憎的”敵基督者(太二四:15),它的結局是被毀滅,神行審判的時候就到了;那打碎一切的石頭,成為大山,充滿天下: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基督的國,直到永遠。
  但以理不明白異象的意思,他不敢強加解釋,願意明白。神的使者加百列,就奉差使他明白這關於末後的事。加百列的職務,是傳達有關救恩的信息,聖經中共提到四次(但九:21;路一:19,26)。加百列解釋異象的意義,後來也照樣成就,是歷史的預先宣告,顯明掌管萬有的神,有至高的主權。
  感謝主,神先將奧秘的事,顯明給祂忠心的僕人。

但以理書 第 7 章 亙古常在者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8-01-23 05:56:18
點擊數:32

有寶座設立,上頭坐著亙古常在者(但七:9)

  我們生活在世界上,所見所了解的,都是短暫的,都是微小的;沒有辦法,也不習慣,想像甚麼是永恆的,甚麼是遠大的。人看到甚麼地上的國度,作王作領袖的,就覺得其大到不得了,嚇得蜷縮起來;在神看來,那不過是獸,沒甚了不起。
  但以理蒙神的指示,得見異象:“四風陡起,颳在大海之上。有四個大獸,從海中上來。”大海波浪翻騰,不安定而且危險,常被比喻作世界,是因為那惡者興風作浪,煽動有罪的人和國家,攪起不安,以至政權更迭,人民痛苦。這四獸,正與尼布甲尼撒所見金,銀,銅,鐵的四部分相合。從第一世紀猶大史家約瑟弗(Flavius Josephus)起,即解釋為:代表巴比倫,波斯,希臘,羅馬四國,相繼稱雄世界。這段時期,也稱為“外邦人的日子”(但七:1-8)。
  “頭一個〔獸〕像獅子,有鷹的翅膀”,恰切代表巴比倫,滅亡以色列,開始外邦人的日子(耶五○:44;結一七:3,12)。有翅膀的獅子,在巴比倫的公共建築,是普遍常見的。“得了人心”,是指尼布甲尼撒王的悔改承認神,尊崇神。
  “又有一獸如熊,就是第二獸”,是指瑪代波斯;旁跨而坐,表明波斯居優越地位;口啣三根肋骨:是指其先後征服路德(546 B.C.),巴比倫(539 B.C.)和埃及(525 B.C.);“起來吞吃多肉”,是指其吞併多國,但這是由於神的吩咐命定。
  “又有一獸如豹”,指希臘亞力山大(356-323 B.C.)迅捷如豹,橫掃歐,亞,非三洲,三十三歲早逝,國歸四大將軍。
  第四個十角獸是羅馬,角代表能力,“小角”是以後要來的敵基督者,說誇大褻瀆的話,卻要歸於毀滅。最後,

見有寶座設立,上頭坐著亙古常在者。…祂坐著要行審判,案卷都展開了。…見有一位像人子的,駕著天雲而來,被領到亙古常在者面前,得了權柄,榮耀,國度,使各方,各國,各族的人都事奉祂。祂的權柄是永遠的,不能廢去;祂的國必不敗壞。(但七:9-14)

  人間國度權勢,都要過去;但神的國度,永遠不改變,不敗壞。“人子”就是基督耶穌,要施行審判;祂的國是“不能震動的國”(來一二:28)。“至高者的聖民”(但七:27)不是天使,是信祂的人,要同祂享這永遠的榮耀。感謝主。

但以理書 第 6 章 獅坑的拯救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8-01-22 05:23:17
點擊數:34

你所常事奉的神祂必救你(但六:16)

  事奉神必須專誠,不能有比一個更多的神,或容許甚麼人或物代替神的尊位。主耶穌不叫我們“求神的國和祂的義”,而是要“先”求祂的國和祂的義(太六:33):關鍵在於把神放在最優先,如果甚麼妨害這個原則,必須不予考慮的拒絕。
  用今天基督教術語來說,但以理不是一個全時間事奉神的人,因為他在巴比倫和波斯政府辦公;那是個不信神的政權。但用神的標準來衡量,他是全人的事奉,是先知,是禱告人。他不僅在遇到困難,自己智慧解決不了的時候,才來在神面前屈膝;他是凡事求告神,而不是求信任他,親近他,地面上最有權威的君王:他把神放在第一。這才是真正信神。
  如果說:“嫉妒是真誠的稱讚”,但以理得到他的同僚證實了這“稱讚”;雖然他們不是有意這樣作。不過,隨著來的是極苦的試煉,因為聖經說:“鼎為煉銀,爐為煉金,人的稱讚也試煉人。”(箴二七:21)
  年老的但以理,“忠心辦事,毫無錯誤過失”;對於位高權重的人,更是不容易(但六:7)。但這仍然不能保證反對的人無隙可乘。他們想出了一個好辦法,去見大利烏王,求王下一道堅定的禁令:“三十日內,不拘何人,若在王以外,或向神,或向人求甚麼,就必扔在獅子坑中。”(但六:4-7)這些人雖非教條的無神主義,卻是實際的無神主義;這既可以表明尊崇領袖,把他捧到神明的地位,又表示效忠,所缺少的只是真誠。如果對王忠心,必不願王失去最忠心的臣子:顯出是為了嫉妒。大利烏不是無神主義者,卻不能不接受這樣的提議。
  但以理知道這禁令,卻仍然在家開著窗戶,一日三次,向神“禱告,感謝,與素常一樣”(但六:10)。感謝並不構成違反禁令的“求”;但以理卻不詭辯,結果被扔在獅子坑中。
  王為了他哀傷,黎明即起,到坑邊呼叫:“永生神的僕人但以理啊!你所常事奉的神,能救你脫離獅子嗎?”王見證神,也見證神僕人恆常真實的事奉,不因環境而變節。
  王的權勢有不能保護的時候,卻沒有使神的全能受限制的環境。“神差遣使者,封住獅子的口”,使神僕人無辜的硬骨頭一無傷損(但六:18-22)。多麼美好的見證!
  神僕人所事奉永生的神仍然存在,事奉神的僕人在哪裡?

但以理書 第 5 章 稱在天平裡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8-01-21 06:49:57
點擊數:33

你被稱在天平裡,顯出你的虧欠(但五:27)

  一件很奇異的事,就是人對自己知道得竟是那麼少。對自己作科學的客觀分析,還不過是一百年來的事。可惜,他們的意見中,還是被濃重的偏見蒙蔽,使衡量的天平,失卻準確。
  古代的專制君王,不必向誰裝作客觀,平準;他的判斷,臣民就有義務接受為標準。但在公義的神面前,卻不是這樣。
  尼布甲尼撒王崩逝(在位約605-563 B.C.),其子拿波尼度(Nabonidus)繼位作王,因為他有皮膚病,長期在亞拉伯的提瑪,由留守巴比倫的王子伯沙撒,同攝國政。
  伯沙撒王以為平安穩妥,與大臣設擺盛筵飲酒。在狂歡之後,記起先王尼布甲尼撒征服了許多國家,照他的習例,把被征服者的偶像也擄來,獻在他神的廟中;但猶大的耶路撒冷聖殿中沒有偶像,就把金銀器皿擄來。他用聖殿的器皿飲酒,可以表示尊榮,與大臣后妃同樂;絕沒想到是他最後的日子。
  想不到,就在這時候,對面的粉牆,忽然現出指頭,在上面寫字。這出人意外的事,把王的酒意給嚇醒了,歡樂變成了極大的恐懼。在驚惶中,他尋求有誰能解釋文字的意義。文字是當世通用的亞蘭文,在座不乏人認識;但沒有人能講解其中的意義。後來,還是太后提出了高年的哲人但以理。
  但以理並沒有奉承安慰的信息。像對尼布尼撒一樣,他先向伯沙撒講警告的話,責備他的罪,再講解牆上文字。

所寫的文字是:“彌尼,彌尼,提客勒,烏法珥新。”講解是這樣:“彌尼:就是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;提客勒:就是你被稱在天平裡,顯出你的虧欠;毗勒斯:就是你的國分裂,歸於瑪代人和波斯人。”

  驚人的信息,就在當夜實現(但五:24-30)。天亮的時候,巴比倫王朝,就結束了(539B.C.)。
  人應當敬畏神,不可剛愎自高,向神狂傲。人一切所行的事,神都記念。人不能知道,甚麼時候,是他最後的宴樂,越過了那條隱藏的線,再沒有回轉的機會:人要被稱在天平裡;即使是貴為君王,也不能延長存留在世界的時間。
  “世人都犯了罪,虧缺了神的榮耀”(羅三:23),沒有誰能在公義的神面前站得住。只有及時悔改,接受耶穌基督,作個人的救主,罪得赦免,才可以重生進入神的國度。

但以理書 第 4 章 大樹夢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8-01-20 06:13:07
點擊數:34

好叫世人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(但四:17)

  大多數人信有神。不過,他們相信的神,是離人很遠,不管人間事,只是有興趣向人徵收供獻。作大領袖的,寧願他的神連徵稅也不必,讓他代理一切。
  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,領袖當時最強盛的國家,氣燄不可一世,為所欲為。在位的末後幾年,是尼布甲尼撒權勢的最高峰,他偉大的建築計畫,也已經完成。正是“血氣既衰,戒之在得”的時候。但英武睿智的王,一生有那麼大的成就,怎能不自得自大?他自己以為在世界的中心,是高得頂天的大樹。既有那大得難以想像的威勢,許多人來求他的恩典,仰望他;不僅有如俗語所說:“大樹之下,草不沾霜”,而且“葉子華美,果子甚多,可作眾生的食物;田野的走獸,臥在蔭下;天空的飛鳥,宿在枝上;凡有血氣的,都從這樹得食。”當大家都託庇於他,全地都靠他生活的時候,最需要的是保守謙卑,但那也成為最難的事(但四:10-12)。
  巴比倫王忘記了,只是神加給他的,藉用他作管教列國的杖。有靈性的人,有責任敬畏神,仰望神;忘記神,就如沒有靈性的畜類一樣。但以理解夢以後,事情像每天一樣。經濟仍然發展,國勢仍然擴張;領土和進貢的仍然增加,奉承的話使他滿意。十二個月過去了。尼布甲尼撒忘了警告他的話。

他游行在巴比倫王宮上。他說:“這大巴比倫不是我用大能大力建為京都,要顯我威嚴的榮耀嗎?”這話在王口中尚未說完,有聲音從天降下說:“尼布甲尼撒王啊,有話對你說:‘你的國位離開你了!…’(但四:29-33)

  巴比倫王哪知道,王宮頂上空中花園的怡游,和他自豪的壯語,成了他記憶的最後運作。他的精神失常,以為自己是畜牲,那種病症叫zoanthropy,這個字是由希臘文的“動物”和“人”合成。他離開了自己所建造豪華的王宮,住在野地,“吃草如牛,身被天露滴濕,頭髮長長好像鷹毛,指甲長長如同鳥爪。”經過了七個季節,神才使他恢復理性,知道至高的神“在人的國中掌權”,卑微的人算不得甚麼(但四:17,35)。
  有理性的人,應該認識神掌管萬有的權柄,俯伏在神的手下,神就使聰明,國的榮耀,威嚴和光耀,都復歸於他。願尼布甲尼撒的經歷,也作我們的鑒戒,知道敬畏神。

上一頁
 1 2 3 4 5 6 7 8 9 10 11
下一頁
最後一頁

今日讀經

免費 下載聖經APP,無論何時何地,神的話語都將伴您左右!

下載

教會網站網址


手機掃描QRcode,即可進入網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