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讀經

以西結書 第 35 章 無虛可乘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8-01-03 05:42:52
點擊數:11

其實耶和華仍在那裡(結三五:10)

  主耶穌說:“神是靈,所以拜祂的,必須用心靈和誠實拜祂。”(約四:24)因為肉眼看不見神,所以常會有意外:進到一所華麗莊嚴的教堂,你以為神在那裡,其實神並不在那裡;到人少地僻的小教堂,卻有神的同在。實在說,教堂不過是建築物,並不是教會;教會是得救重生的人。教堂是一間一間,教會不能以“間”來稱量。
  外行人不懂這些。西珥山的人看見聖殿破毀,耶路撒冷成了斷壁頹垣的空城,他們武斷以為是“神去樓空”,就乘虛而入,不用一兵一卒,就可以肆意擄掠,想藉機會得些現成的便宜說:“這二國,這二邦〔以色列和猶大〕必歸於我,我必得為業。”(結三五:10)哪知,雖然聽不見腳步聲,空寂的庭院中卻傳出聲音:“其實,耶和華仍在那裡!”不要以為可以乘虛而入,撿得無“主”之業。沒有那回事,全地都是主的。

主耶和華說:“我指著我的永生起誓,我必照你的怒氣和你從仇恨中,向他們所發的嫉妒待你。我審判你的時候,必將自己顯明在他們中間。你也必知道,我耶和華聽見了你的一切毀謗。”(結三五:11-12)

  以東是以色列哥哥以掃的後裔,蕞爾小國,不足跟亞述,埃及,或巴比倫爭逐,成為世界霸權;雖然神命定他“將來大的要服事小的”(創二五:23),他卻在看到兄弟遭難的時候,不僅不幫助同禦外侮,反而欺負弟弟。更可惜的,因為他是愚頑人,“心裡說:沒有神”,也就眼中無神,所以就手中敢於行邪惡可憎的事,“吞吃神的百姓”;就當他們這樣行惡的時候,神就現出祂“在義人的族類中”(詩一四:1,4-5):這“將自己顯明在他們中間”的行動,是那麼出乎敵人意外,他們連吃驚的時間也沒有,因為那是審判臨到的時候。
  今天教會的問題,是因為人看不見神,人以為教會無主,以為自己可以佔據,人在其間可以為所欲為。他在世界的舞台上,不能有所作為,就到教會中尋求發展空間。也許,神兒女的愛心寬容,被當作軟弱可欺;教會中人謙退或疏怠,使他以為是權力真空,起而抓權。實際上,教會是主的,那只是因他心中無“主”,才敢如此想。審判的主,不容人勝過祂。
  感謝主,祂保守自己的教會。神的兒女當信靠祂。

以西結書 第 34 章 牧人王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8-01-02 06:09:19
點擊數:89

我必立一牧人…就是我的僕人大衛(結三四:23)

  群羊無牧,情況很是可憐;不但無法得到供應飽足,還要分散,流離在山岡荒野,面臨被野獸吞噬的危險。
  以色列沒有牧人,只有過多的假牧人,他們只顧從羊群的身上得利益,卻不為羊的利益著想。他們眼中的羊,不是一群有生命的動物,沒有愛羊的心;他們看見的,只是可以吃的羊肉,可以剪毛,剝皮出賣。世上的領袖,多是自私,殘虐,只想到自己,忽略瘦弱,有病,受傷的羊,以至造成社會問題,都由於牧人失職,沒人關心。因此,神要親自作牧養的工作。

主耶和華說:“我必親自作我羊的牧人…我必立一牧人照管他們,牧養他們,就是我的僕人大衛。他必牧養他們,作他們的牧人。我耶和華必作他們的神,我的僕人大衛必在他們中間作王。”(結三四:15, 23-24)

  在這信息中,存有一些似乎難解決的問題。這裡既說神自己作牧人,接著又說:“立一牧人”。這是說,神在地上設立祂的代表,忠心代神照顧祂的羊群。
  神應許大衛作祂羊群的牧人。先知說這話的時候,理想的偉大君王大衛,已經離世四百年之久,怎能再作牧人?當然不是在復活的時候。因此,必須是有大衛一樣心志的人,能夠合神心意,得神喜悅,像大衛一樣,或是大衛的後裔。
  這位神所應許的牧人,同時又是王。古代的君王,包括中國君王,都以“民牧”自稱;不過,實際上多少是殘民以逞,領袖和他們的家族,虐待人民,貪財弄權,不管羊群的疾苦。那麼,這位牧人王是誰?
  先知以西結說話的時候,猶大已經滅亡,再也沒有這樣一位王;在歷史上也沒有出現過。神的羊群困苦流離了五百多年之後,神的兒子耶穌基督到世上來,祂既是神,又是好牧人;從肉身說,祂是大衛的後裔,凡事遵行神的旨意。這位好牧人愛祂的羊群,以至為羊捨命(約一○:10-11)。
  先知信息中,所說神與祂的子民“立平安的約”,與他們同在,使他們安然居住,山成為福源(結三四:25-31),仿佛樂園復得的景象。那是主用自己血立的新約,使信的人得以與神和好,到主再臨的時候,進入祂永遠的國。
  感謝主,世界的盼望,都在於基督。

以西結書 第 33 章 聞警與聽歌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8-01-01 07:21:24
點擊數:79

我們的過犯罪惡在我們身上…怎能存活呢(結三三:10)

  在以西結的時代,大部分的以色列難民,跟現代人沒有不同,看來對宗教還是挺熱心的。生活過得去,閒得無聊,就去尋求娛樂活動,聽聽唱歌的;有一部分人,還去聽聽講預言。
  他們發現有個好去處,在社區裡,有一個以西結,他被靈感動,照著當時先知說預言的方式,藉詩歌傳出信息,而且常是用幽雅的琴韻為前奏。以西結的言詞高雅,顯然學識淵博;而音調悅耳,字正腔圓。因此,成為猶大遺民聚集的中心,不但他的室內座上客常滿,連房屋門口,甚至庭院的短垣上,都坐著有人!他們說:“來吧,聽聽今天有甚麼從神來的信息!”他們一般總不會失望,因為以西結所指耶路撒冷說的預言,都是準確的,仿佛會從遠處看見那樣;過兩個月的時間,從故國的來人,就證實了他的話。因此,人們更願去聽將來的新聞。

他們來到你這裡如同民來聚會,坐在你面前仿佛是我的民;他們聽你的話卻不去行,因為他們的口多顯愛情,心卻追隨財利。他們看你如善於奏樂聲音幽雅之人所唱的雅歌,他們聽你的話卻不去行。(結三三:31-32)

  這些人可以填滿會場,但散場後所聽的對他們全無影響。神叫祂的僕人傳信息,不是給人聽來消閒取樂,而是設立先知作守望者,警告人民將要來的危險,希望他們聽了採取行動,悔改轉離惡行,就得存活。以色列家聽了心中緊張一陣,過後感而不動。一次又一次,他們說:“我們的過犯罪惡在我們身上,我們必因此消滅,怎能存活呢?”(結三三:10)習慣在口頭這樣說說,也許流著眼淚,但事過境也遷,成了馬耳春風。
  聽道要求有行動,要領受,脫去邪惡罪污,“實在行出來,就在他所行的事上必然得福。”(雅一:21-25)絕不是聽了就算數。戲劇是人性的鏡子,但人縱然能看見自己本來的面目,走開以後,隨即忘了,依然故我,全沒有影響。因為他來的存心,只是消遣,不是要改變。神的信息是要醫治人背道的病;人去看醫生,必須要謹遵醫囑去行,才可存活,總不能置之不理。神的信息是叫人得生命:“轉回吧!離開惡道,何必死亡呢?”(結三三:11)不能以聽歌的心聽道。
  神的僕人,應當明白神的託付,知道自己的工作,是與人的生命和永遠結局有關,不是輕鬆說笑的事。作忠心守望人。

以西結書 第 32 章 法老的哀歌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31 06:24:26
點擊數:81

使人驚恐…必放在未受割禮和被殺的人中(結三二:32)

  埃及的勢力強大,許多鄰近的國家,都樂於投靠它,與它結盟。這個集團,一時聲勢可能不小,但各懷私心;權力政治的結合,當然沒有信仰原則,全然不會管甚麼敬虔的動機。
  神揀選亞伯拉罕和他的後裔,給他們割禮作立約的記號,意思是要脫離從情慾來的敗壞,作聖潔的國民。所以,以色列人對於未受割禮的外邦人,常存輕蔑的態度。在另一方面,他們又忽略他們信仰和道德上的問題,看重他們的勢力。這樣,形成信仰和實際生活的雙重標準,是兩樣的天平和準衡,是公義審判的主所不喜悅的。因此,神自己宣告祂的審判。

“你埃及的美麗勝過誰呢?你下去與未受割禮的人一同躺臥吧!…我任憑法老在活人之地使人驚恐,法老和他的群眾,必放在未受割禮和被殺的人中。”這是主耶和華說的。(結三二:19,32)

  特受尊重的

  世人是看外面,尊重有地位,有勢力的人,或外貌特別體面的人,給他們優越的待遇,以跟這樣的人結交為光榮。猶大國傳統的仰慕埃及的文化華美,地大物博,對它另眼看待。到時候要為了埃及悲哀,因為他要被毀滅(結三二:19)。

  使人懼怕的

  強盛的軍力,會使人驚恐。因為一聲令下,他們能攻入城池,擄掠人口財物。在世界上,強權就是真理。這裡提到的,都是一世之雄:在埃及之外,還有亞述,以攔,米設,土巴,以東,並北方的眾王子,和西頓人,都是仗著有勢有力,勇士眾多,慣以力服人的,他們一說話,會使周圍的國家震動。但人的勢力,在神面前算不得甚麼(結三二:20-32)。

  未受割禮的

  這些國家,不論他們的文采武功多麼了不起,在神看來,有一樣相同,就是有罪不潔淨。在這短短的經文中,有九次提到他們“未受割禮”。可見神判斷的標準,與人有多麼不同!神不看外面,只有裡面的生命,才是真實的價值。
  “在活人之地”,有所誇口;在地獄裡,卻絕不對誰特別優待,是完全平等的,要“一同擔當羞辱”。願今天的教會,以神的標準為標準,及時傳揚福音。

以西結書 第 31 章 高大的香柏樹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30 06:24:54
點擊數:91

因它高大,樹尖插入雲中,心驕氣傲(結三一:10)

  樹木無論如何高大,總不能免於枯朽摧折;歷史上古老的文化,就是如此,不再存在。有的還沒有到衰老摧折的時候,就被伐倒。
  古老的亞述王國,文化發達,物產豐富,巍然成為一方之雄,如同利巴嫩的香柏樹。

主耶和華如此說:“因他高大,樹尖插入雲中,心驕氣傲,我就必將他交給列國中大有威勢的人…好使水旁的諸樹不因高大而自尊,也不將樹尖插入雲中;並且那些得水滋潤有勢力的,也不得高大自立。”(結三一:10,14)

  聖經記載:耶和華的話臨到先知以西結,是在西底家王第十一年(587 B.C.)正月初七日,距耶路撒冷被圍困,到城破國亡,只有三個月。當時,先知傳出預言的對象,是在巴比倫的被擄難民,還在期望埃及出兵,幫助猶大國解巴比倫之圍,他們可以歸國。先知卻說,埃及自身也將不保。他們中間,有不少人記得當年亞述的聲勢;但曾幾何時,江山易主,巴比倫成為新的霸權。不過,復古派的人,還是幻想根深柢固的埃及。
  神的僕人指出,埃及和亞述患上了同樣的毛病:利巴嫩的香柏樹,長得高大,不應該“忘本”,它的根本在於近水旁;不是它自己選擇,而是神把它栽在利巴嫩的高原上;因為全地都是神的,祂看給誰相宜,就把地給誰。但長得高大的樹,自己變成十分得意,“樹尖插入雲中”,表明其妄想“我要升到高雲之上,我要與至上者同等”(賽一四:14)。神曾使用巴比倫伐倒高大的亞述,也使用它伐倒埃及。先知預言後不多年,埃及即為強暴的巴比倫人侵入,而使其部分城邑荒涼,擄去人民(結二九:12)。埃及從此成為弱國,不能再同列國爭雄。
  亞述和埃及的被伐倒,同樣也是對巴比倫王的教訓。尼布甲尼撒在位統治四十四年(605-562 B.C.),就是他自己夢見高得頂天的大樹,“葉子華美,果子甚多”;竟然被從天而降的“守望的聖者”所伐倒(但四:13-14),也是因為他陷於驕傲,忘記了是神栽培他,賜水滋潤他;飲水而不思源,就被趕出,與野獸同居。直到他悔悟,尊主為大,才得恢復。
  這教訓對我們的意義,是要謙卑,不可自負自高。人所有的一切,都是從神來的,不可誇口仿佛是自己的。

以西結書 第 30 章 與神為敵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29 05:45:20
點擊數:78

看哪,我與埃及王法老為敵(結三○:22)

  神不怕人敵擋反對祂。與神反對的,沒有能得勝的。神似乎有興趣向罪惡挑戰:“我心中不存忿怒,惟願荊棘蒺藜與我交戰,我就勇往直前,把它一同焚燒。”(賽二七:4)
  埃及王法老,是傳統與神為敵的。他們自以埃及是最古老的文化,崇拜太陽神,甚為驕傲,並且自我神化。但在一定的時候,神要審判他,懲治他。

主耶和華如此說:“我必藉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手,除滅埃及眾人。…看哪,我與埃及王法老為敵,必將他有力的膀臂,和已打折的膀臂,全行打斷,使刀從他手中墜落。”(結三○:10,22)

  膀臂代表能力,在國家來說,則代表軍力,可以征服,和領袖的所謂“有為”,都以膀臂表示。
  大衛登上了王位,並且把以色列帶到黃金時代的高峰。他知道,那不是他自己的有為,也不敢說甚麼英明睿智,領導有方之類歸榮耀給自己的話。他說:“祂教導我的手能以爭戰,甚至我的膀臂能開銅弓。”(詩一八:34)他把自己一切成功,得勝與得國,都歸於神的恩典。
  敬畏神的詩人說:“我們不是靠自己的刀劍得地土,也不是靠自己的膀臂得勝;乃是靠你的右手,你的膀臂,和你臉上的亮光,因為你喜悅我們。”(詩四四:3)不是因為人可以喜悅,或作了甚麼事,賺得神的喜悅,單是神自己獨斷的恩典。
  人必須承認神的完全主權。全地都是神的。祂說:“我用大能和伸出來的膀臂,創造大地和地上的人民,牲畜;我看給誰相宜,就把地給誰。”(耶二七:5)神是創造者,是宇宙最原始的主人,所以祂可以有完全合理的絕對主權。因此,神又說:“我所建立的我必拆毀,我所栽植的我必拔出,在全地我都如此行。”(耶四五:4)
  埃及法老像其他獨裁者一樣,老是以為自己有權有力,孤家的旨意一定行得通,不容許別人反對。在許多世紀以前,另一位法老在以色列人出埃及時說:“我要追趕,我要追上,我要分擄物,我要在他們身上稱我的心願,我要拔出刀來親手殺滅他們。”(出一五:9)結果,他的壯志雄心被沉在紅海中。
  可惜,人必須膀臂被打折,必須亡國,才知道自己有限。

以西結書 第 29 章 大魚脫水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28 05:31:51
點擊數:88

我與你這臥在自己河中的大魚為敵(結二九:3)

  人不論活得多麼長久,總不會老過他所寄居的地。江山依舊,人事興亡更迭,不知有多少次。
  埃及被稱為“拉哈伯”(詩八九:10;賽三○:7),是與神為敵的巨大怪物,名Leviathan,或拉哈伯(Rahab),亦用為埃及的別名,中文有時譯作“大魚”。因為它能夠興風作浪,鄰近諸國都依附它,仰望它,以它為倚靠。

主耶和華如此說:“埃及王法老啊,我與你這臥在自己河中的大魚為敵…向以色列家成了蘆葦的杖…他們用手持住你,你就斷折,傷了他們的肩;他們倚靠你,你就斷折,閃了他們的腰。”(結二九:3,6-7)

  埃及的錯誤

  法老像歷史上別的失敗領袖一樣,滿心的地盤主義思想,竟然敢說:“這河是我的,是我為自己造的”(結二九:3)。他全然不想,“地和其中所充滿的,世界和住在其間的,都屬耶和華。”(詩二四:1)凡存心如此狂妄的,神絕不能容他。人不過在地上寄居而已,地並不屬人,倒是人屬地;地和地上的一切,都是神造的。法老憑甚麼說,尼羅河是他為了自己造的?這樣的誇口,自己比神,是一切罪惡的起源。

  靠埃及的愚昧

  只看地上的人,不仰望神,只往下看,為埃及那個龐然巨怪所震動;就甘心作它的附庸,成為貼住它鱗甲的小魚,處處聽埃及的,靠攏得越近越好,完全沒有自己主張,埃及的尾巴往那裡擺,他們只有跟隨的分兒。到神刑罰埃及的時候,他們也同受審判。不幸,以色列也在其中。他們本來該仰望神,卻依附埃及,甘心作尾巴,自卑自賤,受苦是應該的。
  倚靠埃及的人,以為有了可靠的杖,大有能力;卻不知它是蘆葦的杖。仗葦杖,不如無杖:當人行路疲倦,或上坡需要著力的時候,葦杖支持不了他的體重,就折斷了,使他受傷。猶大面對強敵,就跟埃及結盟,受它的鼓動,對抗巴比倫。但當巴比倫兵臨城下,需要聯盟運作的時候,埃及派兵應援,卻不堪一擊,自保不暇,對猶大求援不管不顧(耶三七:5-10)。耶路撒冷受困至亡國,南望埃及救援,卻無一兵一卒來相助。
  不靠神,靠人,結果何等可憐(結二九:16)!

以西結書 第 28 章 居心自比神

作者:鍾昌貴
發布於:2017-12-27 05:57:42
點擊數:92

你雖然居心自比神,也不過是人,並不是神(結二八:2)

  人多麼容易忘記自己的本源,特別是在豐富順利的時候,也是最易失去自己的時候。
  推羅因貿易發達,積聚豐富的貲財,建築豪華,很容易使其君王驕傲。古代對深海有許多神秘的傳說,在岸遙望推羅,在陽光映照下,或雲霧繚繞之中,頗有神山仙島的感覺。
  古時的君王,以為自己是神明,與常人不同,甚至受人民敬拜。有的自居“神君”,作神的代表,具有向神祇獻祭的特權。先知所描述佩戴的多種寶石,鑲嵌黃金,就是作祭司禮服的裝飾。這樣,增加他自以為可以通神的傾向(結二八:13)。先知以西結的時候,伊託巴力王二世(Ethbaal II)統治推羅,先知把那位自詡英明睿智的王,比作神前的基路伯,至終因驕傲被趕逐。有的解經者,引為撒但墜落的原因(提前三:6)。

人子啊,你對推羅君王說,主耶和華如此說:“因你心裡高傲說:‘我是神,我在海中坐神之位。’你雖然居心自比神,也不過是人,並不是神!”(結二八:2)

  約二百五十多年後(332B.C.),另一位自我神化的亞力山大王,東征波斯,途中自西頓南下,通知推羅王,他要在大節慶中向推羅的主神Melkart獻祭。推羅王獻了金冠厚禮給亞力山大,卻婉拒他獻祭;因為那等於承認他是王。這足以造成亞力山大進兵的理由:推羅被從地圖上抹去。
  無知妄為的人,自己要比神,是出自傳統的罪性,也是由於撒但的引誘試探。在伊甸園中,撒但迷惑夏娃,鼓勵她要像神一樣(創三:5),結果是犯罪墮落,被逐出伊甸園。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,得到神賜他征服列國,大有威勢;他竟然要自己作高大頂天的巨樹,結果被神伐倒,直到他“知道至高者在人的國中掌權”(但四:14-15,25)。
  驕傲的愚昧,使有權的人迷失,把自己當作神:“你因美麗心中高傲,又因榮光敗壞智慧。我已將你摔倒在地,使你倒在君王面前,好叫他們目睹眼見”(結二八:17)。可見驕傲是不智的事:忘記了自己不過是“受造”的(結二八:15),一切都是那位造它的,所加給它的,正是水流不能高於源頭。
  求主使我們的心清醒,敬畏施行審判的神,不論有甚麼成就,都記得是出於神的恩典,不敢偷竊神的榮耀。

上一頁
 1 2 3 4 5 6 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
下一頁
最後一頁

今日讀經

免費 下載聖經APP,無論何時何地,神的話語都將伴您左右!

下載

教會網站網址


手機掃描QRcode,即可進入網站